下拉阅读上一章

当爱已成往事

  大祭司眉头紧锁,表情很痛苦,“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阿曼莎用了不同的毒药,她想要云落死,还要她腹中的孩子也一并丧命,当日云落生产之时,果然毒发,可居然连蛇王蛊都压制不住,所以当时才知道阿曼莎用了数种毒药混合而成,而且这些药在人的身体之中发生了不同的反应,最后出现的是药性混合的结果!”

“云落不肯听我的,将毒都转移到胎儿的身上......”

“分娩之时,云落说要将所有的毒都留在她的体内不能让孩子带走,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却出了变故!”

“什么?”冷若然猛地站起身来,“变故?”

“什么变故?”

“寒毒!在云落生产之前喝的汤药之中被人加了黄连!”大祭司的声音是努力控制着保持平静,“固胎药之中可以加黄岑,却被人换成了黄连而且药量极重,将云落体内的毒诱发了出来,胎儿身带寒毒和蛇王蛊出生,我都未敢告诉云落!”

“是谁?”冷若然恨不得现在立刻扭断那个人的脖子。

“其实云落当时已经觉得不对,是她的贴身侍婢!云落真的很傻,一味药就要了她的命,她却还将她嫁给了廖碧天!”

纪落此时早已清醒,只是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纪落震惊了!一直以来以为对自己那么好的二娘居然是间接害死娘亲的凶手,二娘深居简出常年礼佛,怎么会......

“廖碧天怎么还能娶她?”

“云落千叮万嘱不要告诉他,其实那个侍女早已对廖碧天倾心,纪落看在眼中,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能下此毒手!只是,哎!糊涂啊!”

难怪二娘一直都让开轩跟自己说对不起廖家,对不起娘亲,难怪她总是竭尽全力的对自己好,想尽办法让开轩来看自己......二娘,你好糊涂啊!

“纪落身上的寒毒还有没有解开的办法?”冷若然问道。

“有!”

“那蛇王蛊呢?”

“没有!虽然不能解,但是对于她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大祭司说道,“怎么讲?”风青岚不解!

“她不会被蛇袭击,蛇每年的脱退其实就是一种新生,她几乎能青春永驻,你说这对女人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

“可是,每年都会脱皮......”纪落再也忍不住抗议,“丫头,不要奢望太多了!我们已经尽力而为了!”

“那若是有了孩子呢?”

“这个......”大祭司犯了难,“若是我告诉你,寒毒可解,你就可受孕,但是蛇王蛊却需一直延传呢!”

“什么?”纪落平静的心又被揪了起来,“蛊是没有办法可解的,只能是从一个人的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蛇王蛊跟别的蛊还不一样,没有宿主,所以不生不灭,一生则永生!也就是说,蛊会跟你的胎儿被带出,你的第一个孩子身上就会带有这个蛊!如此向下延续!”

纪落半响不语,那就是说这个脱皮的病状还是会继续延续下去,“可是......”

“纪落,寒毒能解已是万幸了!从母体带出的寒毒当年若没有大祭司,也许你一出生就死了!”

“多谢众位为家母和小女所做的一切!”纪落下床俯身要拜,被风青岚一把扶起,“你只要你能好好的就好了!我和你如此投缘,不如我们认作母女可好?”

“干娘在上,请受女儿一拜!”

当爱已成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