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姐,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去问个清楚?”廖开轩得知纪落失踪就一直在派人搜寻,却听到了俞清寒要娶公主的消息。

“我只是想要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既然一切都已成定局,我又何必出现?开轩,我本来是想默默的离开,再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终是没能舍得下!”

“姐,我们一起走!离开这里,哪怕是不回锦城,随便去哪里都好,我会一直陪着你!”纪落轻轻摇头,“廖家需要你,爹和二娘也需要你!我只是一个出嫁的女儿,生与死都没有关系!”

“不是的!姐姐,不是的......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纪落......”一个身影飘然而至,“先生!”纪落起身回望,“先生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冷若然未语,只是冷眼看着廖开轩。“姐,这位是?”

“我的救命恩人,也是爹爹的故友-冷先生!”廖开轩闻言,深深施拜一礼,“多谢先生救了姐姐!”冷若然轻瞥一眼,也不说话,只是问纪落:“跟我们回去还是留在这里?”廖开轩闻言不等纪落回答:“先生,这是她的家,她要去哪里?”回转身看着纪落,“姐!你要走吗?你还要离开吗?”

“走?......”纪落望着窗外不远处的护国将军府,还能再离开吗?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冷若然摇了摇头,“罢了!纪落,我们也不勉强,若是今后你想回去,我和你干娘一样欢迎!”他转身将要离开,“对你姐姐要好,否则我不会原谅你娘......”

“先生!”纪落赫然打住了他的话,冷若然甩袖离开,廖开轩不解的看着纪落,纪落良久不语。

“我累了,开轩,我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对了,小春呢?”看着廖开轩突然变化的脸色,纪落的心中隐隐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开轩!小春呢?”

“她...她被穆锢人抓走了!”

消息如晴天霹雳一样,纪落呆在了那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其他人呢?恩泽怎样了?”

“其他人都平安回来了,听说前不久俞恩泽也回来了,说是受了重伤......”纪落忽然觉得脑海嗡的一声响,怎么事情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差一点?若是俞恩泽因为自己丧命,她欠俞家的要怎么还清?孟让?口口声声说是救了自己,可是......纪落笑自己太傻!?

“开轩,我想要静一静。”纪落静静的躺在床上,眼睛一动不动,都是因为自己吧!所有的一切全都变了,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一切恍然如梦,一场梦醒来,一切都不再一样。清寒,心中轻轻念出这个名字,只引得一阵揪心的疼痛,我真的错了!纪落紧紧握住身下的锦被,手却颤巍巍的发抖,恨自己的任性,恨自己的一厢情愿,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清寒......”起身看着窗外醒目刺眼的红色,纪落的心又揪的痛起来:“现在,现在连你也要离开我了吗?”

大婚之日,整个日城都被鲜艳的红黄之色笼罩,耀眼的鲜红,刺目的明黄,无一不在昭示着公主下嫁的尊贵!他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威武的将军朝服,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城中早已是人山人海。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不悦之色,没有勉强,相反的,倒真的是一脸喜气,纪落的胸口忽然一颤,心被震得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已经说好了要忘记,已经决定了放手,已经看开了所有,可是,心.......为什么,还是会,痛......刻骨铭心......纪落只是觉得喉中一股腥咸的味道,张口吐出一大口血来,清寒,今天是我的生辰之日,你可记得......

“姐......”廖开轩听得屋内有一声动静急急的冲了进去,却只看见纪落昏倒在桌前,嘴角还有一丝血迹,廖开轩抱起纪落退出了茶楼,匆匆回到家中。“姐!”廖开轩满是心疼,他现在恨不得杀了俞清寒,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姐姐为了他吃尽苦头,可是,他却不管姐姐的死活,跑去做了驸马爷!廖开轩望了望怀中的人儿,必须将纪落的精神调整好,否则很有可能过不了晚上的脱褪之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