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实的假象

  院子门前有很多树,山中的春天终于姗姗而来,树上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味道很甜很香却并不妖娆,只是淡淡的弥漫在周围,孟让说过自己会在五日之内回来,纪落总是习惯在门前小坐一会,一边打扫着院子一边等着那个憨憨的猎人回来,出于对他救命之恩的感激还是因为他让自己明白了很多,纪落一时也说不清楚,她只是想让他能平安的回来,自己可以尽快的离开。

纪落坐在树下将孟让留下来的一些兽皮和衣料为他缝制了一件披风,他也的确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他的生活了。纪落心中暗想,不知道小春会不会喜欢这样的男人,憨憨傻傻的,但是他会永远都会对小春好!自己卧床生病的那些日子,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煎药,倒水,煮饭,他都做的无微不至,应该也算是一个很细心的男人了,小春那种疯疯癫癫的个性会不会让他接受不了,想到这里纪落不禁觉得好笑。披风终于在他回来之前赶制完成,这是纪落现在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纪落再次检查了一边屋子,确定是一尘不染的时候才满意。外面起风了,山中的天气变化无常,不一会屋外就下起了小雨,虽然不大雨却很紧,“这个时候了,也许应该回来了吧!”纪落从屋中找出了雨披,沿着门外的一条小径向前寻去。

一路前行,纪落走的越来越觉得奇怪,自己的记忆中并没有到过这里,最后昏迷的地方也一定不会是在这附近,一时间纪落的心猛地被揪了起来,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不,纪落拼命地摇头,想要将这种想法赶出脑海之外。她不禁攥紧了手心,努力的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一边走一边留意着四周的氛围,山野荒林里,春季之时鸟兽最多,可是这里却异常的安静,就像是人为的将这里都保护了起来。孟让一个人久居于此并不奇怪,可是他居然能够放心将纪落一个人留在山中的小屋里面,并不担心有什么野兽来袭,也许......

“也许我想的太多了!”

这里的风景真的很美,小泉涓涓细流,碧草青青,花香四溢,再往远处望去,一大片一大片茂密的树林郁郁葱葱,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头顶上偶尔些鸟儿飞过,夹带着雨落的声音,别有一番风景。此时的纪落似乎有点忘乎所以,甚至有些迷恋这时候的山景之色。雨没有丝毫要停住的意思,纪落的鞋子已经被雨水打湿,不得已需要寻找一个地方先坐下来等鞋子稍微干一些的时候再继续走。这里是平原地带,没有那些山洞可以避雨,纪落边走边寻,在一棵古木的树洞里蜷缩着休息。轻轻的褪去脚上的湿透的鞋子,解开了袜带,那一双芊芊玉足雪白的呈现。

忽然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纪落的心陡然一颤,她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向树洞之内躲了一躲,努力的屏住呼吸仔细的聆听着外面的动静。还好脚步虽然急促却并不是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隐约还能听见并不是一个人在行走。

“王上,这一次去还要呆几日?”

“你们只管在周围巡视即可,如果有什么变动,孤会通知你们的!”

这个声音!纪落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可是这个声音对于纪落来说却是如此的熟悉。怎么会,怎么会?王上?那么他是......

“王兄,闲情雅致,下雨之日还来这里散步吗?”

“乱!你终于肯现身了。”

“看来王兄一早就已经发现了!那么臣弟请问,王兄独自前来所为何事?”

“孤的去向还需要向你报告吗?”

“臣弟不敢!只是,臣弟斗胆问王兄,纪落在哪?”

听见了自己的名字,纪落的心猛然一颤,找我吗?可是那个什么乱,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王兄?他是穆锢的安国王爷?那么他们为什么都在找自己?这跟那个所谓的塔纳家族又有什么关系?

“乱,你不是不愿意插手这件事吗?”

“王兄,现在臣弟的主意改了,臣弟是不会放手的!”阿古尔泰顿了顿,“这个女人一定是我的!”

“乱!你擅自留下那个叫小春的女子孤都没有跟你计较!”

“那么王兄将她软禁于此又作何解释?”

“孤的计划已经说得很明确了,要她只是为了牵制俞清寒!她是俞清寒的软肋,只要卡住俞清寒的这个软肋,那么晨国就不可能敌得过我穆锢!”

真实的假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