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叫孟让

  不记得过了多久,纪落昏昏沉沉,睁不开眼睛只是觉得很痛,觉得身上一阵阵寒凉夹杂着如火的灼烧,梦中恍恍惚惚的看不清楚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谁。心中现在最想见的人就是俞清寒,很想他在身边,很想在他的怀中不用担惊受怕的睡去。恍然间,纪落在努力的回忆一切的发生,是自己错了吗?不该固执的离开他的怀抱,不该远离他的保护,只应该乖乖的呆在他的身边,做一个温良贤淑的将军夫人,相夫教子,永远的停步在那座将军府中?自己身带寒毒,极有可能无法受孕,这是自己的心病,当时也是没有跟俞清寒说出实情,不是有意隐瞒,实在是没有办法去面对,不想要孩子和不能要孩子根本就是两回事,也许今后为了俞家的香火......

“不要......不可以......”纪落猛然间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简陋的小木屋,自己躺在屋子里的小床之上。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却怎么都使不出力气来。口很渴,看见床边的凳子上摆着一碗水,纪落努力的伸手,却怎么都抓不住。忽然一只大手端起了水,“对不起,一直在外屋,没有听见你醒了!”他轻声的说道,“我来帮你吧!”他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了纪落。

“多谢!”纪落轻声道谢,“我...现在在哪?”

“这是我住的地方,那天发现姑娘的时候,已经是昏迷的了,你的身子很冰,起初都以为救不活了!不过看你还有一息尚存就带你回来了!”

“昏迷?只有我一个人吗?”

“嗯!只有你一个躺在树下!”

纪落没有在说话陷入了沉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唯一能记得的就是自己和俞恩泽在蛇林里面遇见了群蛇的围攻,之后用自己的血解围,再然后呢?再然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呢?发生了什么意外吗?为什么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姑娘!你现在身子很虚弱,看样子体寒的病症很严重!我给你煮了一些草药,应该可以稳定一下你现在状况!”他从外屋端出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药,“喝吧!不过是苦了一些!就先将就一下吧!”

“请问,我昏迷了多久?”

“两天两夜,姑娘昏迷的时候像是在叫一个人的名字,但是很模糊,好像是清什么的!”

纪落微微笑了笑,“是清寒吧!那是我夫君的名字!”

“原来姑娘已经成亲了啊!”他忽闪着大眼睛,隐约能看见些许失落,转身将药碗端出房间。“这个给你吃!”过了一会他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从怀中拿出一个不知名的野果,全身通红,看起来很像樱桃,但却比樱桃大了好多,纪落不解的看着他,“这是......”

“吃吧!能吃的!很甜!”他使劲在衣服上擦了擦才又重新递给了纪落。纪落看着他憨憨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接过果子放在口中轻咬一口,“真的很甜!”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纪落,“你笑的时候样子真好看!”

纪落羞赧的红了脸,“对了,多谢救命之恩,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

“我啊?”他嘿嘿的笑了笑,“我叫孟让!”

“敝姓廖氏,闺名纪落!”

“那我以后叫你落姑娘行吗?”他怯怯的问道,纪落看着他都不忍心拒绝,不住的点头,“可以,当然可以!”纪落清楚自己的身体现在无法长途跋涉,再加上也许俞恩泽他们还会来到这里寻找她,她现在还不是时候离开,对于他,孟让,看他并没有什么恶意,眼神很单纯的样子,只好先借居在此然后再从长计议了!

“落姑娘,我今日就要进山了,可能会有些时日不能回来,这里什么都有,现在你也已经能下地走动了,我就可以放心了!”他是一个猎户,连日来为了照顾纪落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外出打猎,隐约从他口中听说,这段时间是春天刚开始,万物复苏的时候,这个时候能捕获很多有价值的猎物,能一直维持到夏季时候的生计。

我叫孟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