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丢了

  纪落跟着俞恩泽连走了多日,身体渐渐开始承受不住,初春时节天气尚寒,更何况又是在北疆境地,纪落体内的寒气不时的发作,折磨的全身疼痛欲裂。俞恩泽想尽办法想要更清寒或者清允联系,却苦于一直都未能找到适当的办法,而且他们轻易不能暴露自己,很有可能再次被追踪上。但是眼看着纪落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要是真的出现什么意外,俞恩泽很难想象会有什么后果!纪落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内的气血不稳,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会不会提前病发,若是真的如此,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即便是不把跟随的那些人吓跑,也很难安然的度过脱褪的时辰。

俞清寒在日城已经连续多日都没有能接到俞恩泽的消息,清允加急送来的信已经快要让他承受不住了,小春被穆锢的人抓了,纪落和俞恩泽下落不明。俞清寒恨自己无能,什么都做不了,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哈克济祺要与穆锢联姻,这个节骨眼上若是清寒离开一旦两国开战,晨国很有可能会受敌,宸帝已经明令要他无论如何都要留守在日城之中与清允的北境军保持联系,战火一触即发,俞请寒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进也不是,退也不行!

“爹,姐姐在北疆失踪了!”廖开轩听到这个消息就像炸了一样,收到消息的时候距离事情发生已经多日,廖开轩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沉得住气。

“那么俞家怎么说?”

“只说姐姐现在还算安全,并没有听到半点不利的消息,可是姐姐身在北疆,一天不回来,就多一天的危险啊!”

廖碧天紧锁双眉,这就是女儿要受的罪吗?北疆?若是让西南蛇族知道的话,会怎样?落儿,你告诉我,告诉我,该怎么办?纪落从出生就开始着怎样的命运?我这个做爹的又能为她做什么?

“爹!我要去找姐姐!”

“开轩,你要冷静一点!”

“我怎么可能冷静得了?爹,姐姐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我现在都不敢想!”

“那她就不是我女儿吗?我们现在要静下来想办法,你这样盲目的去找,能找到什么?说不定会赔上你的命,你明白吗?”

清允站在城楼之上远远的眺望,真希望那个人忽然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内,盈盈笑着走近看着自己,“还不回日城去吗?”她的声音依然还是萦绕在耳畔,可是如今你在哪?你现在到底在哪?

“将军!日城急函!”清允急忙拆信来看,不能出城?清允怒火中烧,现在纪落失踪下落不明,他却说自己不能出城?若是纪落有个万一......他不敢再往下想,细看下去,与穆锢一战一触即发,是啊,他怎能置家国于不顾,可是......圣旨随后而来,清允要严守北境,密切监视着穆锢的一切行动。一道圣旨牵制了他们兄弟二人所有的行动,离不开,走不了,纪落,我们该怎么办?你究竟在哪?

丢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