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爱花木兰

  常年萦绕在廖碧天心头的不仅仅是纪落的婚事,而是她身上所中之毒!

他将女儿牢牢的锁在高阁之上,为的就是要她避开那些流言,竭尽自己所能来保护她不受害!可恰恰也就是这种保护,给她带来了更多的猜忌和蜚语,廖家园中一律禁止议论大小姐,可是这样就更加深了世人的好奇心,千方百计的想要知道这个大小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这些年来四处求医未果,锦城之中竟然出现什么身有残疾,容貌奇丑之类的说法,廖碧天开始听说的时候气了个半死,当时恨不得将女儿带出去给大家看看,他的纪落是多么美的一朵花!

可是,纪落身上的毒一日不解,这会直接的影响她的后半生。廖碧天总是默默的面对着云落的画像,心中反反复复的问道:“落儿,我该怎么办?”

“纪落!”廖碧天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一掌差点没有把门拍烂!

纪落一脸不解,“怎么了啊,爹?”

“怎么了?你自己看看吧!你说现在怎么办?”廖碧天啪的一声将一封信拍在桌子上。

纪落拿起书信拆卡一看,差点乐翻了过去,“提亲?开玩笑!”纪落在一边笑成了团,廖碧天自己坐在那气的吹胡子瞪眼,“还笑?还笑?你说现在怎么办吧!”廖碧天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廖家虽然富甲一方,但毕竟是经商,官场之中的人还是得罪不起。

现在可好,自从纪落在绸缎庄大笔一挥给张太守的千金小姐画了一幅墨梅图之后,惹得张小姐茶饭不思,天天对着那件披风叹气,张太守百般追问,才得知原来张小姐心属锦城不留公子,张太守经过一番调查之后也没有反对,于是就先写了封信看看廖碧天的意思,若是云不留未曾定亲,那么这门亲事就是定了!

廖碧天看着桌上的书信只觉得像是荆棘在手,握的生疼,他无可奈何的摇头看着纪落,她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你说说,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自然是有的!”纪落甜甜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廖碧天,“就说廖纪落已经与云不留自幼就定了亲事呗!”

“什么?”廖碧天更是火冒三丈,原来这个丫头是早有预谋,已经算计好了事情发展成这样就必须以这种方式才能解决。

“你这个丫头,对我也敢使计谋!”

“爹!你可是冤枉我了!”纪落一脸委屈,其实本来自己不曾想过这样,但是事已至此,思来想去这是唯一解决的办法。

“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不行!”廖碧天坚决不同意。

“那要是被太守知道自己的千金小姐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女人,你说他得做何感想?以张太守的性格肯定会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必定会迁怒于廖家的!”纪落说着分析道。

其实自己也是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爹!不得已而为之啊!”廖碧天看看纪落,又反复的想了想,眼下只有这一个办法能安全过关,可是这样一来就会耽误了纪落的婚事,“那你的婚事......”

纪落勉强笑了笑,“随缘吧!”

次日,廖碧天带着亲自到太守府,说明了云不留自幼就与廖纪落定下了亲事,蒙得张府千金错爱,只是遗憾不能天遂人愿!

“太守大人,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不留,你我二人平日里也颇有些交情,孩子们的心意到这也就只能作罢,只希望不要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什么才好啊!”

“廖兄所言极是,只是无奈我没有廖兄这样好的福气能得此贤婿啊!”在太守府客套一番又送了谢礼之后,廖碧天是有苦难言:贤婿?福气?这个纪落啊,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省心?这件事情只能一直这样瞒下去,可是纪落呢?哎......

错爱花木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