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鸿门宴

  秦九歌歪着头想,问他要麒麟果算不算是过分要求呢?

为了保险起见,她决定先委婉一点。

“不如这样,今晚在凤仪宫摆宴,我们,边吃边谈?”秦九歌边说边看纳兰颢脸色,确定他没有异议之后,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陈灵玉脸色“唰——”地变了,硬挤着个笑怯怯地对纳兰颢说道:“皇上,你说今晚还是去臣妾那的……”

可是那话还没说完,就被纳兰颢打断:“灵妃,皇后是太后的救命恩人,朕怎么好意思拒绝她呢?就这样吧,今晚去凤仪宫。”

秦九歌就那么盯着陈灵玉的脸,突然觉得那精致的妆容之下,闪耀着奇异的色彩,一会儿黑一会儿白的煞是有趣。

这也算是变相地报复了吧。

秦九歌不由得嗤笑一声,紧跟着纳兰颢的后面离开了凤仪宫,留陈灵玉在那里,气得咬牙切齿直跺脚。

晚上的时候,秦九歌已将一切都准备妥当。

几道精致的小菜,十坛上等宫廷御酒清风月。看这阵势,必要灌得纳兰颢找不着北,然后任她鱼肉,酒后吐真言。

本来想要用梦仙的,但基于上次的素琴脱轨事件,秦大主子思前想后,觉得梦仙威力过大,有些不太容易把握,所以干脆改用烈酒,麻是麻烦了一点,但作用可以就行。

纳兰颢也算是讲信用的好孩子,刚入夜,他便带着一群侍从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凤仪宫。

秦九歌就坐在门口,看着那排场不禁吓了一跳,纳兰颢是准备把凤仪宫改菜市场吧?

她一个起身掠过,顺便将纳兰颢掠进凤仪宫,然后将宫门一关,任一群侍卫在门外干瞪眼。

纳兰颢淡定地从秦九歌的手中挣脱,然后走到桌前坐下:“皇后这宴摆得,让朕很惶恐啊。”

嘿嘿,鸿门宴而已。纳兰兄弟,放轻松。

秦九歌一脸嬉皮笑脸地在纳兰颢对面坐下,顺便将碗口大的杯子里斟满酒:“皇上严重了,小女子难得能与天子共饮,有些激动是在所难免的。”

纳兰颢看着那透明的琼浆玉液在碗中荡起圈圈涟漪,一股醇香逸入他的鼻中,他不由得抬头看着秦九歌:“酒性最烈的清风月,看来皇后是下狠心了,只是,对饮的话,皇后你喝得下一碗吗?”

秦九歌回答得倒也实在:“喝不下啊。所以我们来玩游戏吧,谁输谁喝好不好?”

看着那澈瞳眼中满满的算计神色,纳兰颢冷哼一声,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皇后救了太后,朕欠皇后一个恩情,皇后要什么就直接开口好了。”

既然纳兰颢都那么说了,秦九歌也决定不拐弯抹角了:“其一,是个交易。你知道我不是真的玉颦儿,我用一个情报,换玉家一家平安。”

“朕本无意为难玉家。而你说的情报,是关于温韫的吧。”

秦九歌忍不住冷笑一声:“呵,你果然早已经知道。那我直接说其二了。我想要麒麟果。”

“麒麟果?呵,这倒是出乎我意外。”纳兰颢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秦九歌,“要麒麟果可以,不过大婚之日,温韫如果造反,你得私下保他一命。”

秦九歌看着纳兰颢,突然发现,这个男人真的让人猜不透。

鸿门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