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主子你们在玩猫捉老鼠吗?

  那那那那……怎么才能勾起素琴的杀意呢?

一个想法晃过秦九歌的脑海。她再次贴近素琴的耳边,魅惑的声音缓缓流出。

几个轻飘飘的字眼飘入素琴耳中,只瞬间,素琴暴跳而起,眼中凶光大露,右手顺势拿起秦九歌给她的簪子作为凶器,一个疾步旋转,便向秦九歌刺去。

秦九歌怎料到她居然惹到那么一个高手,而且素琴暴怒之间,身手更是要较平时快上许多。

她警觉之时脚尖一蹬,赶忙向后掠去,可还是慢了半步,一线血丝从手背渗出,蜿蜒得像一条丑陋的蚯蚓。

她这是不是自讨苦吃?

明明只是想利用梦仙使素琴产生幻觉对她动手,然后她将其制服,还可以因此将其打发出凤仪宫。

可是为什么每一次她近乎完美的计划,总是要出那么一点偏差呢?

难道这次是因为刺激惨了?

她只是说了句“我要杀了纳兰颢”,素琴就杀气毕现,凶狠到如此地步。看来纳兰颢在素琴心里的地位,相当的高啊。

眼看素琴此刻已经红了眼,要她停下来似乎是不可能了。秦九歌只好一边飞过去飞过来地躲着素琴的进攻,一边思索着对策。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喜儿在去御膳房的路上正巧遇上几个去送果点的宫女,她问她们要了一份,然后就给秦九歌端了来。这会儿刚推门进入凤仪宫,就恰恰看见素琴正在满屋子地追杀她主子,她惊愕得下巴都快掉了:“主子你们在玩猫捉老鼠么?”

秦九歌这会儿倒还有心情和喜儿开玩笑:“是啊,很好玩的,你要不要来试试啊?”

喜儿果断地摇了摇头。

她欺善怕恶,在素琴那冷面之下,一种畏惧油然而生,不自觉地想要躲。而她的主子,各种怪趣味,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就和敌人打成一片了。

她摇了摇头,果断地决定不打扰她们:“主子,你们慢慢玩,我就先出去了。”

这会儿秦九歌才慌了起来:“好喜儿……”这句话还没说完,素琴的簪子已经再一次袭来,秦九歌无法,只能侧身躲过飞过来一点才继续说道,“快把窗户门都打开!”

喜儿这才发现在凤仪宫中飞来飞去的二人有些不太对劲,有哪个玩游戏的会拼了命来玩的?而且,她万能的秦大主子好像已经受伤了!

喜儿这才发现事件的严重性,立刻放下果盘照秦九歌的话把窗户门都打开。

大股大股的新鲜空气涌入,吹散了宫殿内弥漫的梦仙。好在素琴吸入的不多,几口空气逸入鼻腔,让她的脑袋立刻清醒了些。

她定了定心神,又连着做了几下深呼吸,晕晕乎乎的脑袋才算清醒得差不多。

可是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是大喇喇地躺在凤榻之上的皇后娘娘。她一副累极了的表情,那手背至手腕间,一道血痕清晰可见。而造成那伤口的凶器,正是她手中的玉簪,那簪尖之上,还残留着一丝暗红!

她……她到底做了什么?

主子你们在玩猫捉老鼠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