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些簪子,本宫都挺喜欢的

  来人进来的那瞬间,秦九歌才知道,她的确把纳兰颢想得太坏了一些。

一个嬷嬷,领着一群端着托盘的太监,一进门就齐刷刷地给她跪下了。

“珠玑局司制李秀荷,参见皇后娘娘。”领头的那嬷嬷如是说。

秦九歌秀眉一挑,樱口微张,身子稍稍起来一些,显然事情有些出乎她意料:“珠玑局?干嘛的?”

李嬷嬷依旧低着头,有礼有节地回答道:“回禀娘娘,珠玑局的职责是帮宫中的各位娘娘制作珠宝首饰的。”

“那你们来干嘛?”秦九歌又问。

瞧这阵势,不会是纳兰颢准备把珠玑局搬到凤仪宫吧?

“回禀娘娘,皇上传旨说娘娘丢了宝簪久寻不到十分着急,特令我等前来为娘娘重新制作。娘娘只需将原簪的材质写明模样画出,我等定会尽全力为娘娘制作出来。皇上还说,若是娘娘不记得了,就从珠玑局原有的库存玉簪中选些喜欢的。总之,直到娘娘满意为止。”说着李嬷嬷向后一挥手,她身后的太监便齐齐地将托盘上的红色锦布掀开,露出里面各式各样的簪子。

呵,随口诌的一句话,没想到纳兰颢他还真记住了。

秦九歌轻笑一声,起身去看那些簪子。

果然不愧是皇宫之物啊,瞧那材质,全是上等良玉;瞧那做工,全是精雕细琢;瞧那模样,全是凤凰于飞;瞧那内涵,全是高贵典雅。

拿上手,质地温润,感觉良好,哪一根对她而言,都爱不释手。

那托盘里,仿佛都是些白花花亮闪闪的雪花白银,在她的眼前飞过来飞过去,迷惑了她的眼睛。

“喜儿,你过来!”未回头,却是一声高音吼出。

和秦九歌一同陷入幻想之中的喜儿,再一次被那高分贝的狮吼拉回了现实。她瘪了瘪嘴,显得十分不乐意,但还是小跑着来到秦九歌面前:“主子,干嘛啊?”

“嘿嘿,干嘛……”秦九歌只扬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痞气十足的坏笑,“你马上就知道了。”

她首先走到第一个托着托盘的太监面前,从中抓出了一把簪子。

请注意秦大主子的动作:抓。

没错,她直接就抓起一把,然后转过身在喜儿那扎着两个髻角的简单宫女头上乱七八糟一阵猛插。这项工作做完,她又到了下一位太监面前,重复以上动作。

待到所有太监的托盘中都被秦九歌抓了个遍,她才扬了扬手,道:“这些簪子本宫都挺喜欢的,剩下的就端回去吧。”

李嬷嬷也算宫中的老人了,这辈子经历的事也不少了,可是看着被秦大主子用玉簪把头发插得像刺猬现在头重脚轻连站都站不稳的喜儿,再看着被秦大主子一顿狂抓只零落地留下的几根簪子,她的面部神经,不自觉地开始抽搐起来。

试问天下“狠”一字谁敢与南乔的皇后娘娘比高?

答曰:无人也。

李嬷嬷整理了一下在风中招摇的凌乱心情,尔后福了福身,道一句“奴婢告退”,便领着同样处于震惊状态还未回过神来的众太监,木讷地退出了凤仪宫。

这些簪子,本宫都挺喜欢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