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早该想到的

  秦九歌本打算和喜儿换身衣裳,趁着大家都在陈灵玉那里的空档,好去其他地方转悠一下,熟悉一下地形的。

谁料那妮子拼死拼活要护她清白?

话说,她扮男人倒是有人说她像女人,可当女人第一次被人说是男人……

郁闷……

然而更郁闷的事还在后头。

古来穿越戏码之必备技巧——迷路,她不巧,将这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从正午一直转悠到下午,再从下午一直转悠到晚上,肚子早已经抗议无数次,可是转来转去,好像就是转不出去,而且似乎有越转越偏僻的趋势,她想找个人来问问路都找不到。

周围的地形越来越冷清,鹅卵石铺就的曲径,被遮掩在蓊蓊郁郁的翠竹之中。那竹叶茂盛,似乎久未修剪,任由它自由生长。

连个角落都力求完美的皇宫,居然有这种像似常年未经打理的地方……这里,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冷宫吧?

然而又行了一些路程,仍未见有什么宫阁殿宇,只是隐约之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酒香弥漫。

该不会是饿出幻觉来了吧?

秦九歌学着三毛,将腰带扎紧一些,以减少饿觉。

那本就盈盈一握的纤腰,此刻更是娇细,似乎来阵风,也能让她折了腰。

可即使这样,那酒香却仍然存在,而且随着她往竹林里的深入,越发的浓郁起来。

稍想一下也知道这不是幻觉了。既然有人在此饮酒,那人必定知晓出去的道路,这下她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绕过一簇青竹,一座亭子便出现在眼前。

亭子正中,一黄衣男子独自而坐,举杯邀明月,对着影子自斟自饮。

悠闲自在,却又夹杂着一丝落寂。身形有一种傲视天下的高傲,也独怀几分高处不胜寒的凄冷。

能在皇宫之中穿黄色衣服的,用脚趾甲盖猜也猜到是谁了。

嘿,该不该说她因祸得福啊,进宫第一晚便看到了传说中的皇帝。

可惜他坐的方位不好,正背对着她,要不见着了脸,回去也好跟喜儿吹嘘一番了。

想着喜儿那妮子一脸崇拜地仰望她的样子,虚荣心大大澎湃的秦大主子决定怀着观赏稀有动物的心情,去一探南乔皇帝的真面目。

亭子四周有几米宽的空地,不利于藏身,但是如果顺着竹林溜过去,一切便容易得多了吧。

天真的秦大主子啊,南乔皇帝既然敢一个人在这竹林之中饮酒,难道还不能看出这些竹林有古怪吗?

本以为可以顺着竹林绕到那人的前面的,可是这竹林之中比外面的路更复杂,明明目标就在前面,可就是过不去,半柱香过去,她仍旧一直地在原地打转。

狠了狠心,秦九歌干脆又回到原地,准备直接利用轻功飘过去。

大概是秦大主子在这边闹腾得动静太大,久不见其面的南乔皇帝竟然自己转过头来,朝她这边眺望了一下。

这一望不要紧,秦九歌后退不及一个趔趄,竟然狼狈地摔倒在地。

“谁?”

熟悉而陌生的声音传来,她赶紧起身,逃窜而去。

早该想到的,景烨……景页……颢……纳兰颢……

南乔南凌帝,纳兰颢。

@@@@@@@@@@@@@@@@@@@@@@@@@@@@@@@@@@@@@@@@@@

因为看到熟人而仓皇逃窜的秦大主子,又会遇到谁呢?据说……是恒天傲的强大情敌哟~~

早该想到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