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话,怎么那么欠扁啊

  临渊四百二十四年,南乔文治帝为锻炼军队,保卫国土,便在在这南乔最富庶之地,开辟了一千多平方千米的狩猎场,起名风雨围场。

风雨围场位于百花城东北部,与木连城接壤。风雨是花名,象征着勇敢和坚强地面对自己的挫折和困难。

初到围场之时,秦九歌的确大吃了一惊。

她实在是没想到,这么繁华的都城,竟会割据那么一块风水宝地来训练军队!暴殄天物,让人一看就觉得建这围场的皇帝不是个好战分子就是个昏君。

心里如此诽谤人家,嘴里却要很给面子地赞美两句:“好地方啊。”

莫剑英虽然面上谦逊,语气却不自觉地带上了些自豪的色彩:“风雨围场自建立以来,出了很多人才,在南乔史上留名的大有人在。就是现在温将军的前锋和骁骑右卫,都是在这里历练过的。”

呵,原来真是个好地方啊,怪不得这个百花城总兵竟然还比城主傲上三分。除了对温大将军和恒大王爷客气一点,对着她和清明惊蛰简直可以说轻蔑地瞥一眼还嫌伤眼睛!

丫的,一会儿叫你女儿哭兮兮!

秦九歌不禁将目光转向走在队伍后面的人。

除了一袭鹅黄淡衫的莫芊芊,就连昨天在大街上闹得不可开交的云殊公主云阳也来了。看她那东张西望的模样,是在寻找某恒姓人士的身影吧。

可惜,今早恒天傲连饭都没吃就出去了,她连叫他随行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想来,不来的原因,是想躲着这刁蛮公主吧。

再往一旁,很安静地走在两人身后一袭白色骑装的美女就很有气质了。看她那身打扮就知道是练家子,不想也知道那就是今天要和她一较高下的林凤岚了。

唉,看来就算作弊,她要赢的机会也很渺茫啊。

有些悻悻地继续向马厩走去,还在路上,就听见一片慌乱的声音。

随行的众人显然都听到了,莫剑英和百花城总兵林禄神色一紧,立刻前去查看。

“这是怎么回事?”

“小的……小的……不知道……”

“不知道?用句不知道来打发我?来人,拖出去军法处置!”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听到林禄气得发火,秦九歌心里正爽着呢。又忽听一句“军法处置”,立马有些吓着了。她干的“好事”,连累无辜就不好了。

“林总兵自己失察,却让下属替自己担责任,好手段啊。”她施施然地走近马厩,正视着林禄,有些讥讽地说道。

林禄本就不爽这个仗着弑城的名号为非作歹的花哨女子,不禁冷哼一声道:“老夫马上去军纪处领了军法!”

“不行!”这林禄倒是硬气,但是这可害苦了那个无辜的守马厩的兵卒。秦九歌不禁紧张地提高声调反对道。

温韫好歹也是南乔的一份子,却任由他们在那里闹,他好像局外人一样在一旁看热闹,直到秦九歌这声“不行”出口,他慢悠悠地才出来说一句话。

“小妖精,林总兵是你亲戚啊,你就那么怕他受刑?”

这话,怎么那么欠扁啊。

@@@@@@@@@@@@@@@@@@@@@@@@@@@@@@@@@@@@@@@@

(对于林禄总兵的那句话,小九九哭着辩解:话说“为非作歹”这词有些严重啊,人家杀人啦还是放火啦?居然用为、非、作、歹、如此严重的词语来形容人家!人家不依,泪奔~~)

这话,怎么那么欠扁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