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以下少儿不宜,恕我不便多说

  “跟大伙说说怎么回事啊,大伙好给秦少主讨回公道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

刚才众人还只是小声猜测,如今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场中立刻就热闹起来了。

“是啊,说说啊。”

“落尘大师怎么会是负心汉啊?”

“谁说得准。画形画神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

又是这个声音!

他是谁?为什么要帮她?

一个念头一闪而过,秦九歌却并没有深究,还是先处理好眼前的事为大。

她抽泣着,断断续续却也慷慨激昂地开始诉说那十分狗血的剧情:“我姐叫秦八歌,比我长三岁,我俩从小相依为命,过着简单而快乐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落尘,一个不守清规的臭和尚,途径我家时觊觎上我姐美貌,竟假意受伤利用苦肉计博取我姐同情,让他住进了我家里。然后花言巧语柔情蜜意,仗着一张小白脸和那三寸不烂之舌,他竟然……他竟然……以下少儿不宜,恕我不便多说。”

众人绝倒。

“那然后呢?”一个听得入迷的江湖人士忍不住开口追问,结果被一干众人严重鄙视外加眼神威胁。

秦九歌心中的那丝疑惑更重了。

按说以她的功力,就像现在这样寻着声音找到说话的人应该不在话下。那么那个开口帮她的男人,又是怎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呢?

见底下骚动成一片,秦九歌只好再次放弃深究,继续胡编:“更可恶的是,他说,他是出家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既然是空,那他当然可以吃干抹尽就走人。可怜我姐,伤心欲绝,又怀上了孩子,更是雪上加霜,最终她受不了世俗眼光,含泪九泉!”

越说越激动,秦九歌一根食指指着笼中依旧淡漠岿然不动的落尘,竟有些轻微颤抖起来了:“一尸两命,你们说说,这种人,怎么配得上那一声大师!这种人,怎么不人人得而诛之!这种人,怎么会是误会!”

沐子朔也激动起来了。

在场的所有人中,也只有他仗着云殊清江王府沐小王爷的名头,敢和秦九歌激动起来了。

“你胡说!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时间地点证人,本王马上派人去查!”

呃……这个,撒个谎也是不容易的。

无言以对,秦九歌的嚣张气焰立刻熄了不少。

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落尘大师三年前才开始活跃在临渊大陆。三年前他从何而来?师承何处?宝刹在哪?干过些什么?我们没一个人知道。”

秦九歌此刻好想立刻逮出那个人,然后泪流满面地握住他的双手,万分感激地道:好人呐!好人一生平安四季发财八方来喜百事可乐千秋万代万古留芳!儿女满街打酱油,妻子小三和睦处。走路撞到摇钱树,鲍鱼燕窝吃到吐……

丫的!这还是人过的生活吗?

秦九歌撇了撇嘴,赶紧趁热打铁地接过话去:“三年前的春天,在云殊梦城的贾家村,全村人可作证。我已经出来三年了,还未回去过,小王爷若要去,顺便替我给我姐姐上只香。”

云殊梦城的确有个贾家村,而且离极乐谷不远。不过那里两年前爆发了一场瘟疫,官府把整个村子烧得一干二净,她站在山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就让这个小呆瓜,慢慢去查吧。

以下少儿不宜,恕我不便多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