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就知道,又是这招!

  修罗令!

已经差不多要攻近秦九歌身侧的修罗十二煞突然收手,恭敬地向她行了个礼后便飞快地退下。

来得快,去得更快,比昙花一现更让人捕捉不及。

什么状况这是?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秦九歌却还在纳闷刚才提醒她的那个声音。低沉醇厚的男低音,怎么听着有些熟悉呢?

这边的沐子朔沉不住气了。他站起身,还算客气地向秦九歌开口:“敢问这位姑娘是何身份?为何搅局?”

折腾了半天,终于折腾到重点了。从这绛衣女子出现开始,这两个问题就一直是大家想知道的了。

清明向沐子朔一拱手,淡笑得恰到好处,谦和有礼又带着淡淡的疏离:“小王爷,这是我家少主秦九歌,是弑天城主的干女儿,和玉修罗亦是生死之交。至于她为何搅局,我想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啧啧,回答得还真官方。

没想到睁眼说瞎话,也是清明的特长。

还真是,小看他了。

不过她这气血上涌不顾后果地一闹,还真有些不好收场。那要照清明说的一场误会,岂不是太便宜那个臭神棍了?

秦九歌一手把玩着那块黑红的修罗令,一边转动着眼珠不知又在想什么诡计了。

清明的话音一落,场中又掀起一场讨论抽气的高、潮。

实在没想到,这毫无名气的一个小女孩,竟会跟弑天和玉修罗扯上关系。而且观察她的武功路数,说不定背后还有一个大人物。本来应该声援沐小王爷讨伐捣乱者的,如今却纷纷袖手旁观,坐山观虎斗了。

“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算了。本王这就带落尘大师走。”沐子朔一摆手,身旁的家丁侍卫便立刻抬了几个箱子上台。打开,全是白花花亮闪闪的白银,刺得人眼睛生疼生疼的。

“慢着!”

本该是一手交钱一手拿人的,但秦九歌大叫一声,便如壁虎一般四肢大张地趴在了铁门上,让刚才那个得罪她的侍卫头子更加不敢上前造次。

“秦姑娘你到底要怎样!”沐子朔一张清秀的脸上不禁也有些恼了的神色,但娃娃似的赌气模样,让人实在是生不出一丝害怕来。

秦九歌重新站在了台中央,伸手扒了扒额前凌乱的留海,一双琉瞳雾眼朦胧,精致绝代的小脸染上了几分悲戚,竟是一副伤痛欲绝的模样。

还未开始,清明就赶紧把纸扇打开,遮住了他尴尬的脸。

他就知道,又是这招!要论胡说八道,这世上还真没人能比得上她了。

沐子朔看秦九歌这模样不禁急了:“秦姑娘,本王说话语气是重了些,可你也不至于哭啊!”

秦九歌拉过清明一尘不染更胜白雪的衣袖,擦了擦那一脸的眼泪和鼻涕。而后一个京剧中的甩袖,别过脸去,将那梨花带雨演译得淋漓尽致楚楚动人。

“不关小王爷的事。而是小女子看到这负心汉,就想到了我那可怜的姐姐,一时心中悲愤,不由自己,落下泪来。”

负心汉?姐姐?

这也太扯了!

他就知道,又是这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