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下可真是悲惨世界了

  拍卖的帷幕在秦九歌制造的一出闹剧后终于拉开,竞价公证人走到了台子中间,一脸的谄笑媚态,与他身后笼中的那一副傲然绝世的木然形成鲜明对比。

“各位大爷,竞价正式开始。落尘大师,起价,一千两。”

“十万两。”

公证人的话刚落,沐子朔的声音便立刻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所有人诧异的惊叹声,此起彼伏。

一句话的连锁反应,持续了好久。

秦九歌刚得知这有茶有点心的上座是要花钱的,一百两,想着肉疼,所以就准备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光。听到这句“十万两”的时候,她正在吃葡萄,结果整个一颗就囫囵地吞了下去,害得她从此与葡萄绝缘。

“他疯了吧?”

清明温和地替秦九歌捋了捋背,让她顺一口气,但眉宇间却是极认真的深思模样:“他没疯,他是想一口价直接把人买走。你看,现在场中已无一人敢喊价了。”

“那你带了多少钱?”突然回头,秦九歌的眼里放射出晶亮的光,饱含着脉脉的期待之情。

清明无奈地耸了耸肩:“几千两,付个零头都不够。而且黑市全是现钱交易,回去取那么多银票也已经来不及。”

来不及……就只有拼了!

秦九歌一指顶在清明的腋间,让他退后一步,而她则趁此机会飞快地掠进台子正中,一脚把那公证人踢下台去。

“姑娘你干什么!”沐子朔和所有在座的人都惊得站了起来。

清明稳定身形后急忙赶到台中,仍未能阻止秦九歌那飞快的凌空一脚。

这下可真是悲惨世界了。

谁都知道这场子是玉修罗的。她的修罗十二煞专门负责处理像秦大主子这样闹事和耍赖的人。那后峰堆起的白骨,就是没有月光也能看到森森的一片惨白。

更悲惨的是,他们真的来了。

一切来得无声无息。修罗十二煞像鸿羽一样轻飘飘地落在了台上,衣袂被夜风撩起,猎猎作响。黑色中带着些妖艳的红,衬得他们人如其名,真如修罗一般,煞气逼人。

清明不禁暗叫不好。

修罗十二煞和弑城二十四白衣卫有得一拼,单打独斗他或许还胜得了,但如今十二个对阵他和秦九歌的那几招三角猫,绰绰有太多多余了。

相比清明,秦九歌反而要镇定得多。或许,她压根就没意识到她自己正处于一个怎样危险的境地。

秦曜不禁一抚额头,一脸无语。

这个笨蛋!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袖间的玉手一伸缩,一物便出现在了秦曜的手中。她灌以半成真力,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秦九歌身上的时机,轻轻地将东西掷到了秦九歌的脚下。

“喂,你东西掉了。”

秦九歌闻言习惯性地向下望,一块黑中泛红光的玉石赫然在她的脚下。她躬身拾起,借着泛着橘黄的火光,才看清楚上面镌刻着一个“令”字。

这下可真是悲惨世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