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八章

  在水上飘了一天了,苏诺儿真的是没有力气再划了“喂,你这到底是要去哪里啊?我都快要累死了啦,而且还很饿。”“你累啦?怎么不早说啊?歇息歇息嘛,我又没说过要你一直划。”“可是我饿了。”“早说嘛,喏,我这有烧饼哦。”这个人一定是故意的,有烧饼居然藏着吃,难怪一路上都没听到他说饿呢。她愤愤不平的抢过烧饼吃起来,有什么怨气吃饱了再说。

不过这个人到底要去哪里呢?就这么顺流而下的话可是会飘进海里耶“我告诉你吧,在琉璃海的海边有一座山,叫望月山,你不知道吧?那座山很漂亮哦,我在十七岁以前都是在那座山上度过的。”是错觉吗?怎么她会觉得在他的眼中闪着的期待中还夹扎着一丝哀伤呢?“那你为什么会下山来,而且还做了小偷啊?”“因为..”他回过神,狠狠地拍了下她的头“难不成你想要我在深山里过一辈子啊。”什么嘛,还以为他会很应景的说出一番感人的话呢。

上官宇飞看着月亮,想起了当年的往事,师傅满身是血的倒在房间里,硬是撑着最后一口气告诉他他的身世以及他所背负的血海深仇。那一年他十七岁,那一天,是他的生日。他离开了生活了十多年的望月山,为他的爹娘以及师傅报了仇,之后便一直在江湖上飘着,当起了神偷,专偷那些贪官污吏获取的不义之财,再过几天就是师傅的祭日,经过那里的时候发现了那个洞,结果被他找到了当今圣上在寻找的人,就顺便带出来了。

梦里,似乎有一个人一直在叫着她的名字,是谁呢,她只能看到身影却看不到那个人的样子。就那么一直在叫着她“猪,还不起来啊。”一声大吼,让苏诺儿迅速从梦中清醒过来,“唉,还是得面对现实。”还是得面对这个人,这个小偷。

“喂,翔是谁啊?”翔?谁呢?为什么会对这个名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呢“翔?是谁?”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再拼凑起来的样子“我的头,好痛,”头真的好痛,快喘不过气了“喂,想不到就别想了,小心点啊,喂,你快掉进河里了啦。”上官宇飞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的手忙脚乱的,想去抓住她,手里又还拿着竹竿。

看着在旁边睡着的人,眉头还皱在一起的。刚才没办法,只得把她打晕了让她接着睡觉了“看来这个叫翔的人一定是她很重要的人才对。”撇撇嘴,管他屁事啊,他不就是为了帮风间羽才顺便将她带出来的么,到时候,等他回一趟望月山了就把这个人丢给风间羽不就行了?算是还他的人情,当年替爹娘他们报仇之时,差点就被人砍下了右手,若不是风间羽救了他,可能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了。所以,就算不知道这个人是谁,风间羽找她做什么,他还是会把她交给他的,只是会迟几天而已。

四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