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六章

  宰相府,几乎所有的家丁都闭紧了嘴巴,大气都不敢出。谁都知道,小姐未出嫁之前宰相是最疼爱小姐的。虽说现在已经出嫁了。可是宰相可是日日想念着小姐的。现在听说小姐被皇上抓进宫里去了,正在生闷气呢,谁都不想被拎出去当出气筒啊。

苏冉一张老脸绷得紧紧的,对面的风间翔也并不轻松“当年先皇亲封我们家皖香为公主,皇上如今抓她进宫也不顾这些面子了。”“皇兄如今为了圣物,恐怕连我们这些皇室之人都不会放过,皖香是先皇封的公主又能如何?”也许下一个被软禁的人就是自己了吧。所以他才避开眼线赶到宰相府来一趟。“唉,皇上不仁啊...”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无妨,我此次赶来是为了给宰相大人看一样东西的。”说完,风间翔从袖口抽出圣旨“本王该回府了,下次再来拜访。”

苏冉望着手中的圣旨以及附加的一封信,原来如此,先皇的旨意分明是由三皇子接替皇位。唉,当今皇上只为圣物一事调动众多人马,而置边关战事于不顾,并非仁君。如此由三王爷担任皇位也未尝不可。他承认他有私心,的确有为了自己女儿的想法。不过不也是顺先皇的意吗?“来人,请兵部尚书,吏部尚书...以及罗将军到府上一聚。”

风间夜听着属下的汇报,剑眉微皱,“不是叫盯紧吗?怎么还是让他跑掉了?”“皇上,三王爷出去了大概一个时辰后在宰相府附近发现踪迹”“怎么?他去宰相府了?”风间夜心下感觉不妙。虽然他自认皇位已经做的够稳当,可是谁又能保证不会出什么意外呢?“快去宰相府盯着,有什么异样立刻回来禀报”

宰相府内,众多官员都围着那道足以推翻当今皇上的圣旨议论纷纷“嗯,这的确是先皇的笔迹。”“时隔这么多年,三王爷为何此刻才将圣旨拿出来?”有人提出疑问,宰相将风间翔留下的信筏拿出让众官员传阅。“居然是这样,难怪太妃身体一直抱恙。真是想不到啊...”“宰相,您是百官之首,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说实话,小女现在被皇上软禁在宫内,还不知道情况如何,老朽说话难免会偏向为小女好的这边,各位大人还是自拿主意吧。”“令媛怎么了?为何会被软禁宫中呢?”“皇上怀疑天流族圣物在小女身上,将其抓获软禁宫中,唉...”“为了圣物一事,皇上派出那么多人马。边关战事不断,皇上对于微臣上谏的奏折却恍若未闻置之不理。唉,若是那众多人马用在边境,又不知能为多少老百姓造福...”

御书房,风间夜听完整张脸都黑了“真的?兵部尚书吏部尚书等大臣都在宰相府待到很晚?甚至罗将军也去了?”“为臣所言,全部属实。皇上,龙体要紧啊”风间翔,别忘了,苏皖香还在朕的手上。“带苏皖香来御书房见朕。”

二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