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才见岭头云似盖 已惊岩下雪如尘

  原来,疲累至极的沈如颜在放松下来之后,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本来她是但忖着头,但摇来晃去的,总睡不扎实。程文轩见状,放下手中的书,让沈如颜枕着他的膝入睡。

燕儿进门来的时候,沈如颜正睡过去,程文轩生怕燕儿惊醒了她,这才挥挥手,让燕儿出去。

燕儿掩着嘴,和芸香偷笑着出去了。并细心地替两人将房门掩好。

程文轩望着像个婴孩般安稳入睡的沈如颜,嘴角扯过一抹动人的微笑。

……

程家在镇上也算得上是名门望族了,老太君六十大寿,前来祝寿的宾客成群结队,好不热闹。

觥筹交错,起坐喧哗,众宾客都给老太君拜过寿后,递过寿礼之后,才在席间落座。

前厅上,几个当红的戏子正在梨园台上依依呀呀地唱着《郭子仪祝寿》。

老寿星是乐得合不上嘴,连连对来访者道谢,遇上了有名望的人来祝寿,在门外站着的小厮还会高声喊着‘某某前来祝寿。’以提醒屋内主人,有贵客来了。

“婆婆,这是儿子和儿媳的一点心意。”

夫人奉上一株千年人参。老太君连连道好,让雪巧将人参收下了。

“奶奶,这是我和颜儿为您准备的贺礼。”

程文轩将手中的锦盒递上前去,温香接过锦盒,打开来。一株精致高贵,独出心裁的白玉一笔寿字簪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惊。

这簪子是由一块纯净的羊脂白玉制成的,簪梃即是寿字的最后一笔。老太君见到这个簪子,爱不释手。

“这一定是颜儿选的吧,也只有颜儿才有这般玲珑的心思。”

程文轩笑着回答道。

“什么都瞒不过奶奶您,这玉簪的样子是颜儿画的,不过,如果不是我催着玉器师傅赶工的话。这个簪子恐怕现在还没完工呢。所以奶奶您不能偏心。”

程文轩略带着撒娇的语气让老太君心生一阵怜爱之心,连连说道。

“好,好,对是我的乖孙子,乖孙媳。”

沈如颜笑着,没有说话,在老太君去接待送贺礼来的人的空挡,转过头去,问道。

“家里还没来人吗?”

虽然她放出了消息去,但只说是沈家二少病危,不能来。但好歹两家是姻亲之家,都这个时候了,娘家还不来个人,岂不是存心惹人怀疑,认为他们自视甚高,有心怠慢。

燕儿也都往外面跑了好几回了,都没有看到沈家的马车,遂只得摇摇头,回答道。

“小姐,我再去门外看看。”

沈如颜点了点头,燕儿在得到她的允许后,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燕儿干什么去了?”

程文轩刚刚一直在和爹娘说话,没注意到沈如颜。这一回过头,就见燕儿已经悄悄离开了。心中有疑,不禁多嘴问了一句。

第一百五十章 才见岭头云似盖 已惊岩下雪如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