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泣葬一枝红 生同死不同

  沈如颜只轻轻推了一下流香园的院门,吱呀一声,虚掩着的院门却自己开了。

想必是刘芷荷的丫鬟灵珊出去帮主子办什么事去了,所以将门虚掩着吧,她如是想着,擅自走进了流香园。

早就过了立冬的气节,天气愈发地冷了,那满园的花也都调的调,落的落,尽数枯萎了。唯有几朵梅花,还傲然挺立着,独自吐着花苞。

院中的那张桌子仍在,桌上的炉火正旺,一阵阵的热气从壶口冒出来,那天她坐过的那张椅子上,放着一把修剪花木的大剪子,一切都显示着刘芷荷还在房里,可是,她四处张望了一下,房门大开,院中空旷,哪里都找不到刘芷荷的身影。

“芷荷?”

沈如颜轻轻唤了一声,不见有人应,却听得屋边东角传来一阵嘤嘤的低泣声。

她怀着满心的疑虑,走近去一看,竟是刘芷荷在对着一支刚剪下来的梅花痛哭。她的脚旁放着一把锄头,正对着一个小坑,坑边的土还很新,想必,是刚挖出来的。

沈如颜讶异不已,不是因为刘芷荷亲自动手,用锄头。她讶异的是,她居然独自一人在这里饮泪。

刘芷荷是何等傲骨的人啊,若不是心中有着大悲大痛,又何至于独自一人在这偏僻的角落,悲戚泣泪。

“芷荷?”

沈如颜小心翼翼地开口,刘芷荷这才听得有人在一旁,她忙擦掉眼泪,回过头来,却见是沈如颜正立在她身后。

“如颜。你……我……。”

沈如颜制止了她做解释,说道。

“芷荷,谁没有个伤心的事呢,我在外边等你。”

说着,她退出去了,留下刘芷荷,望着手中的梅花,忍不住又是一番太息哭泣,这才将那支梅花放在坑里,又用土轻轻地埋上,生怕伤了那梅花,完事之后,才扶起倒在地上的锄头,拿出手帕擦干了泪水。

“天怪冷的,我们进屋里说话吧。”

刚恸哭过,刘芷荷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沙沙哑哑的。

沈如颜点点头,随着刘芷荷,进了房间。

沈如颜素来不是那种好管闲事的人,只是因为刘芷荷的表现太过反常,这才疑惑地开口问道。

“今日这般是何缘故?可是府中丫鬟婆子欺辱了你?”

刘芷荷摇摇头,红着眼,叹了口气。

“五年前,也是在梅花初开的日子里,他为了保护我,就倒在梅花树下。我只恨啊,天意弄人,生同死不同。”

“他?”

“他是丞相的大公子,文武双全,如果黍国不灭,父皇一定早就给我们赐婚了。”

黍国?那可是五年前被灭亡的国家,因盛产稻黍而被人称之为黍国。五年前,圣上御驾亲征,苦战了一个多月,最后逼得黍国不得已开城投降。当时,黍国国主以满成的黍田为胁迫,唯一条件就是,放过饶安公主一命。据说,皇上最好带回了那位饶安公主,最后给她隐秘赐婚了。

难道?

沈如颜望着刘芷荷,一脸的不敢相信。

第一百三十一章 泣葬一枝红 生同死不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