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如随分尊前醉 莫负东篱菊蕊黄

  二少爷在外面沾花惹草,她竟是从不过问。就连前些日子,出了那种荒唐的事,她的父亲都上门来讨公道了,她却还能站出来为程府这边说话。

要不就是她太贤惠了。要不,就是她的心思根本就没在程府中——她压根就只把自己当做程府的一个过客。

想到这儿,二夫人眼露精光,心生一计。

不久,从上房出来之后,沈如颜照例是往潇湘苑去,这自然是不消说的。倒是二夫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直奔去西院。却是跟在沈如颜的身后,来到了凉亭。

“如颜,等等。”

燕儿向来不喜欢这二夫人,听得她那么亲密地叫着她家小姐,心中很是不痛快,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且不说她只是老爷的偏房,就只单看她那个人,也不配直呼小姐你的……”

沈如颜扯了扯燕儿的袖子,给她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她住嘴,然后才回转身,笑脸迎人。

“我道是谁在叫我呢,原来是二娘。”

见沈如颜一脸的和气,二夫人心中的底气更是足了。

“我这个人口直心快,以前的事,你别往心里去啊。”

二娘拉着沈如颜,就在栏杆上坐下来了。

“二娘找如颜,可是有事?”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现今她又这般难得的笑脸迎人,想必不会有好事。

“唉,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真是……”

沈如颜打量着她脸上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表情,心中除了惊奇,再无其他。她是怎么做到的,表情变得比别人翻书还快。

只见二娘甚是为难地想过来拉沈如颜的手,但燕儿因担心她心怀不轨,到底是没敢让她靠近,这借着给沈如颜披风为由,将两人隔开了。

沈如颜窃笑着,给了燕儿一个不经意的责怪眼神,遂问道。

“二娘何出此言?”

见沈如颜继续追问,那二夫人自然是乐得忙接下话来了。

“唉,你是有所不知啊。”

“你知道夫人和老太君为什么那么急着赶着,娶一个青楼女子进门吗,那都是有缘故的。”

沈如颜这些天都在纳闷呢,照理说夫人和老太君不该是那么糊涂的人,这么大的事,竟然会做得这般荒唐,想必是有缘故的,也曾经想过让燕儿去打听,却怎么也得不出个结果来。今日既然二娘如此有兴致,主动来告诉她事实经过,她自然是乐得不用费神去打听了。

“可是何故?”

“这惜玉啊,怀上了二少爷的孩子的。”

听得这话,燕儿给沈如颜披披肩的动作一顿,火气就上来了。

二少爷这般,可还有把她家小姐放在眼中。

沈如颜自己倒不甚在意,她其实早就猜着了,能让老太君点头,让惜玉进门的理由,还能有什么呢,只是现在得到印证了,她知道燕儿是个心急的性子,只是握住了她的手,让她稍安勿躁。

见沈如颜似乎是没什么反应,二夫人连忙又添油加醋了一番。

“哎哟,我的好二少奶奶,您怎么半点都不急啊,你想啊,这惜玉生下来的孩子,指不定就是程家的长子嫡孙,您……”

二夫人还想着往下说,就听得头皮发麻,却是铮铮杀气。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如随分尊前醉 莫负东篱菊蕊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