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高馆张灯酒复清 夜钟残月雁有声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程文轩望着程文晟,心中一惊。他和这个弟弟,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素来感情极好。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也不会答应紫湘。

现在,他说他恨他?

“你说什么,恨我?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

是因为紫湘吗?可是,这早就已经是成年往事了。

“对,我恨你,恨你为什么不懂得珍惜,恨你为什么要一遍遍地伤透她们的心。”

她们,除了紫湘,还有别人?

程文轩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抓住程文晟,想再细问的时候,他已经沉沉地睡过去了。

看来,只得等他清醒了再问了。不过,他有九成的把握他不会说实话。

程文轩走出客栈,吩咐老板好好照顾程文晟,然后带着随从回府中去了。

潇湘苑

更夫打更的声音一声声地传进房间里来,夜冷冷清清的,就连天上,也只有一轮残月挂着,更显得孤寂寥落了。

沈如颜只批了一件绣着清荷的披风起身,行至书桌之前,拿出火折子,点上灯烛,然后从脖子上取下一块通体晶莹的玉来。

这是燕儿的玉佩,她见到燕儿的时候,她五岁之前的事已经都记不得了,她只知道有一个叫罗姨的女人把她抱到了这儿,让她在那里等着,一等就是整整三天三夜。又累又饿的她才这才倒在了她的马车前面,被她救起来。

她不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可是当燕儿在她面前哭哭啼啼地说着要找罗姨的时候,她心中一震,做出了她这一生中,最大胆的决定,留下来路不明的她,做自己的贴身丫鬟。

只因为燕儿哭泣的时候,望着她的眼神,像极了她的亲妹妹——沈如雪。

沈如雪小她两岁,因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所以两人的感情向来要好。每次在她们被人欺负的时候,她就会像个小大人似的,站在她的身前,一边哭得涕泪满面,一边嚷嚷着要保护姐姐。也真是因为文雪,她才会下定决心要让所有人刮目想看。

八岁时,她偷了大哥的衣服,用她偷偷存下来的钱买通了大哥的小厮,开始混在大哥的随从里,跟着大哥四处奔波,学习经商。

到家里人终于注意到她这个被人忽略的大女儿不对劲,发现她女扮男装,混在小厮群里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后的事了。

沈老爷为了这件事,曾经大发雷霆,可是,当她在他面前说出家族事业的经营范围,流程甚至是行商之道的时候,所有人都惊住了。

年仅十一岁的她,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有了超脱年龄的成熟与风范。而这一次,却是沈老爷一直都希望能够在两个儿子之间找到的。

禁不住两个女儿的苦苦哀求,沈老爷终于答应让她一试,拨给她一个他们早就打算放弃了的药铺,说如果她在半年之内能够将它起死回生,他就让她继续学习经商。

第一百一十九章 高馆张灯酒复清 夜钟残月雁有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