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人间别久不成悲 谁教岁岁湘声远

  因为沈如铭的消息,沈府一直都陷在一种低沉的氛围之中。沈如铭沉默地接受了一切指责与念叨之后,被禁足一个月。

沈如庭本就是活泼的性子,不多久,便与茶庄工人打成一片,也没有人说那些非沈哲翰不可的话了。其他的生意,沈如颜也渐渐放手,准备让沈如庭接手了。

但是,有一处的生意除外。那就是沈家绸庄。

沈如颜一大早便换上了男装,来到绸庄。掌柜的是沈家的老臣了,见到沈如颜,给她见过早安之后,便去忙自己的去了。

这算是多年来,两人心照不宣的默契了。

伙计刚打开门,就已经有不少人在门外等候了。沈家绸庄虽然比不上没有其他绸缎庄规模宏大,但却是因为绸缎精美,花色新鲜而天下闻名。所以有俗语称‘沈家绸缎甲天下,一布难求仙子愁。’虽然说沈家的绸缎连仙子都难求到有些夸张了,但是从这也不难看出这绸缎的精美难求。

沈哲翰正在货仓检查新一批绸布的质量,就见化做飞星的燕儿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小姐,不好了,那个瘟神回来了。”

沈如颜一愣,但很快便回过神来。对燕儿指责了几句,让她注意自己的言行,毕竟燕儿口中的瘟神,算起来,还是她的表妹。

林湘和沈如诗并称为‘天地双辣’那个泼辣程度,比起沈如诗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因为她是林家唯一的小姐,在家中排行也是最小,从小家中父母兄弟都把她当掌上明珠看待,可谓是有求必应。遂养成了她这一身的臭脾气。

当初林家要举家外迁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了这个消息窃喜。这都得益于林湘的所作所为。

提起这个表妹,沈如颜也是外分无奈,她放下手中的活,问道。

“她又闹出什么乱子了?”

燕儿一边陪着沈如颜往外走,一边回答道。

“她看中了几天前别人定下来的一款绸缎,说什么都要定绸缎的那位姑娘让出来。人家当然不肯让了,现在她正在前厅闹呢。”

说着,两人已经到了前厅,就见一位秀眉凤目,玉颊樱唇的秀丽佳人正指着伙计骂着些不堪入耳的话。

只要她一开口,就什么美感都没了。

沈如颜摇摇头,走进前厅。

“湘儿,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湘见到沈如颜还算客气,走过来,行了一个礼,回道。

“表哥,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可就是来帮你捧场,我看上的布,你的伙计怎么能卖给别人呢?!”

仍是那样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合该为她一个人准备着一样。

沈如颜佯装微怒,问着伙计。

“可有此事?”

伙计捧着绸缎,甚是为难。

“可是,这匹绸缎是五天前,早就被这位姑娘定下来了的。”

沈如颜顺着伙计的介绍望向那位买主,长相清秀,穿着朴素。想必家中也不是很富裕。沈家绸庄的绸缎都不便宜,对她来说,应该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沈如颜从那位姑娘渴求的眼神中,看到了那匹绸缎对她的不一样的意义。

“湘儿,这可就是你的不识货了。这匹绸缎在我们绸缎庄,那都只能算是普通货色了。”

说着沈如颜向燕儿使了个眼神,燕儿点点头,退了下去,不久用端出了一个用红布盖着的托盘。

燕儿在沈如颜的指示下揭开红布,霎时间,众人都惊呆了。

第一百零九章 人间别久不成悲 谁教岁岁湘声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