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花红易衰似郎意 水流无限似侬愁

  “四姨太太,二爷命人传话来说,铺子里面出了事,他赶不回来了,让您先睡。”

惜玉闻言,大吃一惊,自己动手掀开了盖头,望着那位恭恭敬敬站在床前的丫鬟,不敢置信地问道。

“你说什么?”

丫鬟压低了头,又恭恭敬敬地说道。

“二爷今晚不会过来了,让您不用等他了。”

虽然丫鬟的声音还是很轻柔,很小心,但是在惜玉听来,还是很尖锐讽刺。

“他凭什么不来?!”

这丫鬟怎么回答得上来,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愣是没挤出一个字来。

“出去,都给我出去!”

惜玉将满桌的东西扫了个满地,那些象征着吉利,幸福的坚果,都被掀到地上,慢慢地洒落了一地。

丫鬟见了,忙劝道。

“四姨太,您别动气,小心动了胎气。”

提起腹中的胎儿,惜玉心中的愤恨不仅没有消减,反而更是甚了。

“没听见我的话吗,都给我出去!”

大家无法,只得退了出去。

丫鬟替惜玉关上了房门,免得她在房里大吵大闹的声音传了出去。

“这个新姨太太不好伺候啊。”

守在门口的家丁见到丫鬟们都被赶了出来,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时候,刚走没几步的一位丫鬟听到了,折回来对家丁说道。

“二爷和二少奶奶大婚的那会儿,也是我去伺候的,二少奶奶听说二爷不去,什么也没说,还体贴我们,没让我们再伺候。可比这位要安分得多了。果然大家闺秀还是大家闺秀啊。”

刚刚那位开口回惜玉话的丫鬟端着盘子出来,呵斥了一声。

“放肆,在这里嚼舌根,忘记老太君是怎么吩咐的了?!”

“对不起,冬儿姐,我下次不会了。”

冬儿以前是在老太君手下做事的,现在被派过来伺候新姨奶奶,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在府中的资格都比较老了,所以新进府中的丫鬟,仆人都会尊称她一声冬儿姐。

丫鬟们吐吐舌头,很快便跑开了。冬儿对房里不断传出来的乒乒乓乓的响声也是没辙。

“这府中,怕是难有安生日子咯。”

冬儿摇摇头,往上房去向老太君复命去了。

……

程文轩倒不是有心扔下美娇娘独守空房,因为是娶妾,也无所谓行不行礼,再加上老太君本就看不上惜玉的出身,又因为顾忌到沈程两家颜面,所以就只用花轿抬了惜玉,直接从偏门进来,抬进沁香园便算了事了。就连红喜字都没有贴出东院范围。

程府共分为五院,老太君和一干伺候老太君的丫鬟们住在上房,西院是老爷夫人,二夫人并一干伺候的丫鬟婆子们住的地方。

东院是程文轩并沈如颜和四位姨太太住的地方,当然同样包括伺候的丫鬟和婆子奴仆等。因为东院较大,所以像彩裳坊等都安排在东院,在东院和西院之间的就是北院,住着尚未出阁的程文雪还有程文晟文灵两兄弟,但是每人都有着单独的院子,像刘芷荷就是居住在程文晟的院子里。

还有一个院子是单独分开来的,是南院,是专做待客之用的,下人们都习惯称之为南厢房。至于还有些耳房偏房,专为那些长工设立的小院子也就没有什么好列举的了。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程府做得如此低调,但是程文轩新婚不足三个月又添新姨太太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

第一百零八章 花红易衰似郎意 水流无限似侬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