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淮南皓月冷千山 冥冥归去无人管

  正值收割季节,田庄里忙碌一片。正在田间忙活着的农人挥着镰刀,唱着古老的歌谣。村里的里长苍老而独特的嗓音传遍了整片稻田。

“稻子齐哟。”

正在田间忙活的人听到这句,都扬起了脸上的笑容,跟着应和着。

“齐哟!”

老里长又领头唱着。

“稻子香哟。”

“香哟!”

大家就这样,一边重复着手中收割的动作,一边跟着老里长唱着这些语言简单,却饱含着农家人淳朴愿望的歌谣。

沈如庭一身华服走在田间,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一阵钟声响起,却是已经到用饭的时间了。

老里长大呼一声,众人齐应,这个时候,挎着篮子,带着小孩的妇人也都来到田间,提着饭菜来慰劳辛苦了一天的相公。

沈如庭正想去老里长的田间,问个情况,却没想到背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相公!”

沈如庭一震,这个声音,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杨柳!

他刚走过一个稻草人,所以有着稻草人的遮挡,杨柳看不见他,而他则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杨柳的情况。

她瘦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如果不是她那特有的甜腻嗓音,他还认不出她来。她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青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腰间系着一块干净的蓝方格子围裙,长长的青丝被挽起,缠成一个高高的发髻,一支用竹子削成的‘发簪’别在那青丝上,在用了一块蓝色的头巾缚住。俨然是地地道道的村妇了。

她将竹篮放在田埂之上,唤着正在田间干活的相公,一位皮肤黝黑,笑起来带点憨厚的男人抬起头来,朝杨柳招招手,便踩着水泥,朝着杨柳走了过来。

“相公,先用饭吧。”

杨柳拿出饭菜,递在男人面前,还不忘拿出手帕给他擦擦汗水。

“娘子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恩,好吃。”

男人一边狼吞虎咽地扒着饭,一边称赞着杨柳的手艺。沈如庭不禁想起了杨柳做他贴身丫鬟的那一会儿,虽然她表面上是丫鬟,但也不用做什么重活,只是伺候一下她的起居就行,再加上他对她的‘特殊照顾’,至少在他的院子里,她过的,也是半个小姐的生活啊,哪里会需要洗手做羹汤,

不过,在他院子里的时候,杨柳也没有这样率真自然的笑容。

当初,她一声不响地便与人定亲,等他知道的时候,她已为人妻。他一直都在恨着她,恨她不守约定,恨她绝情。可是,现在看来,绝情的应该是他才对。

他什么都没有,又凭什么让她苦等他。现在这个男人,虽然说是畋于农亩,不能让杨柳大富大贵,但至少给了杨柳一份安分稳定的生活。反观他,一直都在说未来,却从不肯定下心来,他所食之物,所衣之服,所住之所,所用之银。皆来自家族,皆出自大姐——一个女人的支持。

他只是比别人多了几分幸运,投胎到一个好人家而已,若真要他做一位农家子,做这些活,他也不一定能做来。

顷刻,大风起兮,炊烟散逝,远处树林哗哗作响,来时的古道隐迹,蒲公英的花绒被吹起,田梗上整片整片的花英飞散。沈如庭终于明白了沈如颜对他说的那番话。

他哪有资格去恨别人,就让这恨随风飘散吧。

第一百零四章 淮南皓月冷千山 冥冥归去无人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