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夜长争得薄情知 春初早被相思染

  沈如庭也没想到穆青还会守在房外,他不解地望着沈如颜,控诉道。

“二哥您老千辛万苦把我叫过来,不告诉我是为了什么事,又不许我走,你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我交代你做事,你会做吗?你就安安心心在这里呆着就行,什么都不用做。”

沈如庭脑筋一转,连忙说道。

“人有三急。”

哪里想到沈如颜早就料到了他会有尿遁这一招,她翻看着账本,头也没抬。

“让穆青陪你。”

穆青听到沈如颜的话,挽起了袖子,就准备像在红袖楼一样,把沈如庭拦腰抱起的时候,被沈如庭拒绝了。

“不用了,说说而已。”

就穆青的那个气势,就算他真的想去如厕,也会憋住。

沈如庭就在整间房子里上串下跳,翻翻这个,看看那个。这房间也是奇怪的很,居然连一本消遣的东西都没有,既没有棋局,又没有书本。就只有几个唐三彩并一个齐人高的大青花瓷瓶摆在房间靠窗的那个角落里,其他的,也就没有什么好说,好看的了。

沈如庭岂是闲得下来的人,在东翻翻,西找找无果之后。就拿起了桌上的砚台,搬过了一张桌子,将头趴放在桌子上,一圈圈地磨着墨。

“飞星,你说这账目怎么总是对不上头啊。”

沈如颜拿着几个账本,焦头烂额。燕儿不解,这账目明明清楚明晰得很,为什么沈如颜还会大呼对不上头。不过在燕儿接受到沈如颜送过来的,意有所指的眼神的时候,还是明白过来了,旋即就附和着。

“是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少爷他……。”

燕儿故意将声音压低,又用房中人都听得见的声音在沈如颜跟前嘀咕着大少爷的不是。还多拿出几本账本来,佯装向沈如颜指出账本的不对之处,并往往都扯到沈如铭身上,经她的小嘴一说,沈如铭倒成了暗中克扣,中饱私囊的贪污之辈了。

就在燕儿正说得起劲的时候,沈如庭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将研石往砚台里面一扔,冲到书桌前就抢过了沈如颜手上的账本。

“你们怎么能这般怀疑大哥,的确,大哥做事是有些不妥当的地方,但他做的一切事,都是希望茶庄好啊。就拿这个账本来说,他只是记录得不妥当而已,只要将各个开支分开记录,有一定的条理,账目就能清明了。”

沈如庭翻开账本,就要现身说法的时候,却愣住了。

沈如庭看了账本才知道他再一次落入沈如颜的圈套之中。

这账本条理清明,账目认真详细,最重要的事,每一笔账目的背后,写账本的人都已经批上了大红的通字,即为账目通顺,无错漏,不明之处,显然已经不是之前大哥所记录之账本了。

“二哥,你又坑我!”

第一百零二章 夜长争得薄情知 春初早被相思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