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明月别枝惊鹊 清风半夜鸣蝉

  她的性子那么刚烈,要是又做出那样的事来,该怎么办?

这样的想法,让他失去了理智,他不顾一切地冲入了云尘馆,以从来都没有过的强硬态度向娘要人。只因为害怕旧事重演。只因为,他已经不能保证,他还能不能救她第二次。

“二哥,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起沈……嗯,二嫂了?”

程文晟刚从外面回来,听说了程文轩大闹云尘馆的事,这才赶到潇湘苑来。刚好在门口听到了程文轩和墨书的谈话,此刻的他,却更担心起程文轩来。

程文晟的话,如醍醐灌顶,让程文轩心中一愣。

是啊,他是从何时起,开始在乎沈如颜的?是在那日在田庄见识到她的才情之后,还是在更久之前,她因为三弟的一句‘卑贱’而倒地痛哭的时候?

为什么,在听到惜玉怀孕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沈如颜的感受?为什么,他会在有意无意中,希望和她和平相处?为什么,他会为了担心她,在娘面前,做出那样失态的举动?

他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话说沈如颜从程府出来之后,马不停蹄地奔向昭明寺。因为沈家与昭明寺素有渊源,昭明寺的空了方丈与她也是极为投缘,所以她在未出嫁之前,是不是会上昭明寺一趟,与空了方丈论诗理佛,所以对这山上的路形,比一般人要熟悉得多。

她带着燕儿,并那位马车夫,沿着一条陡峭的小路往上走。

为了行走之便,沈如颜有些功夫底子,又因为常上山来,所以就算这山路有些难走,倒还是没有很吃力,就只是苦了燕儿了,走了没几步就苦水连连,弄得沈如颜不得不走两步,就搀她两把。

已经入秋了,所以这山中夜风有些凉,但是三个人一点也没有觉得冷。燕儿是爬的大汗淋漓,如果不是碍于有车夫这个男人在场,一定早就把外衫脱掉了。带着燕儿,沈如颜的呼吸也有些混乱了。车夫做惯了粗活,走惯了山路的人,是最稳健的一个,在前面为她们开路,走几步,就会停下来,等两人一会儿。就这样走走停停,山路竟然也走了大半了。

“前面转角就能上大路了,离昭明寺也就没几步了。”

车夫好心为燕儿指路,燕儿却是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柱着车夫帮他找来的拐杖,机械地迈着步子,心中已经悔恨万千了。

一阵猛烈的山风在这时候吹起来,惊醒了林中夜宿的鸟儿,几声尖锐的鸟叫声想起,一群黑影扑腾着翅膀,往别处飞去了。不知道是山风作祟还是鸟儿惊动了树丛,林中渐渐有了些动静,又是在这样月光凄惨,鲜有人烟的山路里,从老人口中听到的那些志怪之事,一件件地在燕儿的脑海浮现。

身边的树丛动了一下,燕儿吓了一跳,丢下拐杖,忙抱住沈如颜。

“呜呜,小姐,那边有动静。”

第九十章 明月别枝惊鹊 清风半夜鸣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