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酒入愁肠气万丈 温润公子生事端

  她是第一个察觉到知雨不对劲的,在知雨盯着对面的红袖楼望得脸色大变的时候,她就看到程文轩在那里了。

本来,她也是极为气愤的,她家小姐这么好的人,他不珍惜也就算了,居然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这等侮辱小姐的事情来,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燕儿更加了解沈如颜的脾气,就算让她知道了程文轩做的事,她一定会为大局考虑,想办法替程文轩隐瞒,最后,吃亏的还不是她家小姐。与其这样,倒不如不让沈如颜知道的好,至少她的心里还过得舒服一些。所以在程文雪和知雨两主仆千方百计地找理由分散沈如颜的注意力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想拆穿。

不过,她应该和里面的那位程家小姐通通气了,想必她们一定以为她家小姐看到程文轩了,万一说漏了嘴,可是弄巧成拙了。

燕儿如是想着,心中有了主意之后,才去唤小二上来传菜。

沈如颜仍退回房间,和程文雪知雨闲聊了些家常。

沈如颜刚坐定没多久,就听见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响起,沈如颜正觉得不对劲呢,心想着燕儿怎么会这般没规没距,知雨就已经将门打开了。一个抱着酒壶,喝得醉醺醺的公子推开知雨,踉踉跄跄,东倒西歪地冲进门来。

“慕容兄,咱们接着喝!”

这醉汉却不是一般的市井醉鬼,倒是一位偏偏佳公子,先不说他身上穿的那一身锦衣华服,就是怀里抱着的那一壶酒,也是上好的佳酿,一般人家的公子,哪能喝得起这种酒。

喝醉酒了的人,最是不讲理的,沈如颜忙将程文雪扶起来,保护在身后,免得被波及。

那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这时间,却是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只得扶着那张八仙桌。

男子仰起头。对着酒瓶,高吟起来。

“出不入兮往不返,平原忽兮路超远。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闻言,沈如颜大惊,倒不是为这首豪气干云的诗,而是这熟悉的声音。

这不正是方家三少,方子墨吗!

沈如颜以沈哲翰的身份与方子墨有数面之缘,虽然大都是生意上的事,但两人却是颇为投缘,如果不是沈如颜碍于自己终究是女儿身的话,两人现下可能都已经义结金兰了。

沈如颜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披头散面,醉得一塌糊涂的,竟然是方子墨。不过沈如颜更担心的是,以她和方子墨的交情,他一定能认出她就是沈哲翰来,到时候这沈家二少的秘密课就瞒不住了。刚才方子墨披头散发的,以至于沈如颜只当他是误闯的酒鬼,不甚在意,谁能想到那个温润公子,居然会成为这样一副落魄不堪的模样。

沈如颜正在着急之际,就见方子墨指着她,疑惑地问道。

“哲翰兄,你怎么一身女人打扮啊?呵呵,你什么时候来的,来得正好,陪我喝酒。”

沈如颜浑身一震,最令人担心的事发生了。

第七十八章 酒入愁肠气万丈 温润公子生事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