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莫为无物欺一人 他时须虑石能言

  “你若真的有那么听话就好了,明明知道大姐严令禁止你在乞巧节出门,还不是打着出去的算盘。”

沈如庭恬着脸,笑着。沈如诗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将信纸折好,放入信封,然后用红泥封好。然后将贴身丫鬟元冬叫了进来。

“明天晚上就是乞巧节了,最迟今晚,一定要将这封信送到林府。”

小兰接过信,说了一声万福,退下了。

“小姐,要不要给大小姐写封信过去,问候一下也是好的。”

沈如颜在沈府的时候,对碧春曾经有过恩惠,所以碧春忍不住提了一句。

沈如诗却是想都不想,随口就回着。

“大姐在程府吃香的喝辣的,那里还需要我写信啊。再说了,我与大姐的关系,也还没好到这种地步。写信这种多余的事情,就不需要了。”

沈如庭越过窗台,跃进沈如诗的房间。

“大姐会嫁去程家,还不是为了替你收拾乱摊子。你过河拆桥的速度,还真是绝了。”

沈如诗随手抄起一本书就往沈如庭身上砸去。

“我还轮不到你来指责。你一口一个大姐,究竟你的亲姐姐是她,还是我啊。”

沈如庭与沈如诗系同母所生,每次在沈如庭提起沈如颜的时候,沈如诗都会拿这句话搪塞他。

沈如庭愣了一会儿,自觉无趣,与沈如诗在一起,向来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恰好沈如铭的正妻——刘雅容打发人过来问沈如诗准备好了没有。沈如庭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便跟那个回刘雅容去的丫鬟一起离开了沈如诗的房间。

“三少爷怎么只待了这么会儿就走了?”

碧春端来一盆清水,刚好看见沈如庭离开,遂问道。

沈如诗只当没听到,她对着铜镜,一边画着眉笔,一边将碧春叫进门来。

“你别管他,肯定是去‘刺探军情’了。快把水端过来,大嫂已经在催了。”

碧春只得允诺,将一盆清水端过来,放在沈如诗的身旁的凳子上。

沈如诗放下眉笔,将手伸进清水里,洗掉手上的颜墨,碧春则拿起梳子,用梳尾蘸了点水,替沈如诗将头发束起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沈如诗的妆总算是成了,碧春端着水仍准备出去,却没想被沈如诗叫住了。

“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碧春,你说呢?”

是少了一样,少了沈如颜的胭脂,但是碧春还是没说出症结,只是回着。

“碧春觉得很好,小姐多虑了。”

沈如诗左看右看,总觉得缺少了什么,蓦地,她的眼光瞟向在梳妆台一角的一个小小的胭脂盒。

“我就说呢,原来是胭脂用完了。碧春,碧春。”

碧春听到沈如诗再唤她,忙放下手中的水盆,走近屋来。

“胭脂没了,你怎么也不知道添置。”

第六十一章 莫为无物欺一人 他时须虑石能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