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水落石出

  当这个人影再度蹑手蹑脚地回到霓裳居的时候,大门大开,霎那间灯火通明,霓裳居一众人等恭恭敬敬的站在两旁,那人显然还不能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明,下意识的拿手挡了挡。

我端坐在中央,冷冷对众人说道:“你们可都看清楚了?”

众人皆点点头,却无人敢做声,那人看清楚了屋中阵势,一下慌了神,瘫坐在地上,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人不是踏雨又是谁?

向岚姑姑上前:“怎么,还知道回来,在你眼里,究竟哪个才是你的主子?”

“主子主子。”踏雨连连磕头,大殿里清楚的传来额头和地面碰撞的声音,再起来时,额部已是鲜血淋漓。

“踏雨。”我声音变得柔和起来,“我平日里待你如何?”

“主子对奴婢,当然是极好的。”踏雨用力咽了一口唾沫,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吃里爬外的东西,主子平常有什么好吃好用的,总是第一个想到我们,你竟敢做出这样的下作事。”小平子愤愤不平的说道,被我用眼神止住了。

“踏雨,你刚才去哪了?”我接过踏雪递过来的热茶,轻轻喝了一口。

“回主子。”她愣了一会,说道,“奴婢只是出去,出去找同乡的小芳叙叙旧。”

她这个谎言显然拙劣不堪,但她依然选择不对我说真话,想必熙妃是有恩于她的,倒也不失为一个忠心爱主之人。

“踏霜,你说说,刚才踏雨去哪了?”我并不自己说出答案,而是让踏霜代劳。

“回主子,踏雨姐姐刚才去了熙妃那里。”踏霜是我派去小心跟着的,只跟了一小段,因为那一小段,正是通往熙妃住处的必经之路。

“可看清楚了,莫要冤枉了踏雨。”我慢条斯理的说道,让一个人说真话不一定要先发制人,而是要慢慢地,慢慢地,磨去她的防线,让她自己说出来。

“回主子,奴婢看的真真切切。”踏霜肯定的说道,踏雨面如死灰,却还能直直地看着我。

“踏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提高了声音,淡淡问道。

“主子。”踏雨再次对我重重磕头,额上的血已经顺着眉心流下来,她脸上俨然有泪,“奴婢知道,主子对奴婢好,可是,熙妃娘娘在我母亲身患恶疾的时候帮助过奴婢,奴婢曾经发誓,此生哪怕是牺牲自己一条贱命,也要报答熙妃娘娘,踏雨对不起主子。”

话刚说完,踏雨就要往不远处的柱子上撞去,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小安子一把拦住了踏雨,踏雨犹在挣扎,眼看着场面就要不可收拾。

我深吸一口气:“踏雨,你如何确定熙妃娘娘救了你母亲?”

踏雨似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这时候被我一问,就愣在了原地,我本不想告知她这个事实,却又逼不得已,我缓缓说道:“你曾经告诉过我,你也是通州人,我几日前曾修家书一封,要为父照顾你一家,不想家父回信,你母亲早在两年前死于恶疾。”我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你母亲一开始只是普通的咳嗽,若熙妃有派人救治,你母亲不至于最后感染肺痨,以至于撒手人寰,所以,熙妃从来没有帮助过你。”

“你骗人。”踏雨不可置信的叫道,不知道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熙妃听,但这都不重要了,她眼睛里一下子就没了神采,只要喷涌而出的泪珠,喃喃自语道:“熙妃娘娘明明告诉我,母亲已经无恙了,为何,为何母亲却不在了,不,这一切都是假的,母亲一定还在的。”她大哭出声,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凄凉。

我闭了闭眼睛,示意向岚将那封家书拿与她看,我赌的就是熙妃的为人,以熙妃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动用自己的家人来为一个奴婢做事的,口蜜腹剑一向是她熙妃的拿手戏,只是可怜了踏雨,一直被她蒙骗至今,甘心情愿的为她做事到今天。

我继续说道:“你若不信,可以亲自写一封家书,我会当着你的面,让人送去你老家,届时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我走下阶梯,把手轻轻搁在踏雨头上,“踏雨,你是个好姑娘,只是你信错了人。”

欺骗最是能激起一个人最大程度的恨,踏雨看向我,眼神中已经无泪,只剩坚定:“希望主子再给奴婢一个机会,奴婢一定会尽忠主子,绝无二心。”

“好。”我顺势扶她起来,“我愿意再无条件相信你一次。”

踏雨向我行了大礼,恭敬的说道:“奴婢谢主子再造之恩。”

我看向众人:“从入住霓裳居的第一天起,我就说过,大家要齐心协力,共同进退,绝无二心,今天,我还是这句话,霓裳居是大家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们应该明白。’

“是。”众人齐声答道,目光炯炯。

我挥挥手:“今日大家都累了,都去休息吧,今夜之事,不许再提半个字。”

众人一一散去,我拉住踏雨的手:“踏雨,你跟我进来。”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清扬能否将踏雨收为己用,局面越来越扑朔迷离,谁才是笑到最后的人?请看下一章——成事在天)

水落石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