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孕喜

  那晚的柿子酒成功地让启轩记住了绯霞,这之后,绯霞很快便侍了寝,连带着芊羽也沾了不少光,启轩相邀绯霞赏菊,绯霞也携了芊羽一块,芊羽本就诗书极好,一首咏菊让启轩对她刮目相看,一月里倒也翻了她两次牌子。

这几日我却觉得身体越发的不舒服起来,每日起床总是腰酸腿痛,饶是向岚天天给我捶着也不见缓解,踏雪端了木瓜银耳羹汤进来,想是刚做好的,热气腾腾,往常看到这可口的甜汤,我总是很有食欲,现在却只觉得胃里泛酸水,我摆摆手:“踏雪,我不想吃,赏给踏霜吧,她一向喜欢吃木瓜。”

踏雪踌躇道,“小主,要不找何医生来看看吧,小主这样的症状已经好几天了。”

我看向向岚,她朝我点点头,我笑道:“这次就踏雪你去请何医生吧。”

踏雪面上浮起一丝甜蜜,很快就出去了,我知道少女情窦初开的滋味,也明了何医生是个值得托付的可靠人,心下想着找个合适的时机探探何守正的意思。

不多会,踏雪进来传话,何守正来了,我见她一张小脸飞霞满面,无限娇羞,打趣道:“现下是秋天,有些人倒思起春来啦!”

一旁伺候着的踏霜忍不住笑出声,踏雪毕竟是个小孩子脾气,扭过身就跑出去了,边跑边说:“奴婢还未给何大人上茶呢!”

饶是向岚稳重,也被踏雪给逗乐了,踏霜上前给我穿上夹衣,向岚为我梳好了头发,再三看过,我走进了大厅。

“何大人久等了。”我抱歉地说道,踏雪泡的是我这里最好的茶—太平猴魁,她对何守正的心思,还真是无处不在。

“小主客气了,臣何守正给小主请安了。”何守正的面部轮廓很清晰,无论侧面和正面,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弧度,只是她不太爱笑,难免给人严肃的印象。

待我坐下后,向岚开口道:“何大人,我家小主这两日总是觉得浑身酸痛,食欲不振,不知是何缘故,所以请大人过来请脉。’

何守正点点头,看了看我的面色,我伸出雪白皓腕,抬眼看向向岚,向岚扫视大厅,踏雨正在擦拭书桌,向岚说道:“踏雨,小主突然想吃你做的千层酥,你给小主弄点来,也给何大人尝尝。”

“是。”踏雨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听话地退了下去,轻轻关上门,整个大厅就剩了我们三人,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终于何守正开口了,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古怪,似乎有喜又有忧:“小主尺中之脉按之不绝,当是喜脉,已经一月有余了。”

向岚兴奋地上前握住我的手:“恭喜小主,小主蒙上天庇佑,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奴婢真心为小主高兴。”

我心下也是一喜,忽又想到一件事,奇怪地问道:“何大人,可是我的月事并没有停止,只是相较往常少了不少罢了,可当真是喜脉?”

何守正垂下眼睑,心事重重:“这正是臣要说的,娘娘这胎来的不是时候。”

“什么?”我的心跳的很快,随时都有蹦出来的可能,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娘娘之前受了蜡烛里的麝香之毒,又用熏了麝香的花瓣浸体,臣开的药虽然见效很快,但尚需要一定的时日完全复原,这孩子受了麝香余毒,因此,因此……”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根本不敢看我,眼角微微有些晶莹的液体渗出,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因此怎样?”我死死地握紧双手,长长的指甲嵌进手心也丝毫不觉得疼,我恶狠狠地问道。

“因此,小主这胎最多五个月就会滑胎,任是华佗再世,也保不了这个孩子。”他还是不肯抬头看我,只低低地说道。

他最后的一句话彻底的击溃了我,似乎心痛到极致人也就麻木了,我呆呆地看着他,不哭也不笑,向岚吓坏了,用力地推我:“小主小主。”

我回过神来,天地之大,此刻我竟觉得没有一片容身之地,我淡淡地说道:“向岚,替我送何大人。”

我没有太多的心情悲伤,这个孩子,就如他所言,来的不是时候,即使如此,还是有两行热泪缓缓流出,静静地流淌在脸上,最后滴至脖子,冰凉冰凉。

如烟,熙妃,你们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们而死,熙妃,我不会放过你,我会让你付出比失去孩子更惨更痛的代价。

念即此,我走到书桌前,摊开面前的宣旨,磨墨……

静静地做完一切,我拭去眼泪,拭去悲伤,喊来踏雪:“你去请德公公来一趟,要快。”

(清扬好不容易身怀有孕,不想竟然是这样残忍的结果,清扬会善罢甘休吗?接下来清扬会有何动作,请看下一章——昭告天下)

孕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