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暗恨

  “熙妃,你还要什么话说?”皇后本来还想着拉一把熙妃,此刻也知已是回天乏力,例行公事的问道。

“不,不是我,皇上,你相信我,你怎能,怎能听那个贱婢一面之词呢!”熙妃犹在做着垂死挣扎。

“熙妃娘娘,您就承认了吧。”德公公上前,“老奴已经查了记录,这几月来,确实是熙妃娘娘你曾经拿过麝香,并且据老奴所知,您宫中从来不用麝香,试问,洛婉仪的麝香不是您放的,还能是谁呢?”

熙妃闻言,整个人像泥团一般,瘫坐在地,那双妩媚的丹凤眼一下失了颜色,在这寒冷的天气里,她已经留了不少汗,以至于妆容都斑驳了,透出一种失势的颓唐,她张张口,还想辩解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启轩终于回身看她,我知道,宣布她命运的一刻到了,此刻我竟然有些紧张,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皇上,从进宫那日起,我就把皇上当作臣妾的一切,皇上就是臣妾的天,臣妾的地,皇上总叫臣妾迎荷,还为臣妾造了那样一座荷花池,臣妾心想,皇上对臣妾总该是有爱的吧,臣妾三生有幸,还为皇上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臣妾知足了,这一生,臣妾了无遗憾。”仿佛又回到了那甜美的少女时候,熙妃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她痴痴的看着启轩,轻轻说道,声音出奇的温柔好听,又让人情不自禁的感伤起来,我心道一声不好,只怕启轩要心软了。

果然,皇后也上前劝道:“熙妃毕竟为皇上添了小公主,其父又对朝廷忠心耿耿,皇上可要三思啊。”

启轩轻叹一口气,说道:“传朕旨意,熙妃心胸狭隘,毒害龙嗣,今削去其熙妃称号,贬为宝林,永居永安宫,无朕旨意,不得踏出永安宫一步。”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我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她熙妃三言两语,就扭转了乾坤,只是永久禁足罢了,她的性命还在,我的儿子,却来不及在这人世走一遭便去了,我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

熙妃被带下去的时候,轻轻哼唱着一首歌谣:“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我平日里只知道熙妃为人刻薄,却不知她唱起歌来竟这样的婉转动听,缠绵多情,在清冷的空气中,带着无限的哀伤和留恋,这首曲子,她一定是对启轩唱过的吧,启轩的眼睛里,分明有一些怅然若失。

我忘了,熙妃还有一个公主,还有一个这样的护身符,我不能再给熙妃东山再起的机会,这一切,必须有个了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启轩可能知道我对他这样的处置不满意,许是心虚,许是补偿,只听他对皇后说道:“洛婉仪贤良淑德,深得朕心,今晋封为正三品昭仪。”

众人又是一惊,我进宫还不到一年,已是一升再升,皇后却没有说什么,只默默的说了声好,就率众人离去,只留下启轩与我。

启轩歉疚地看向我:“清儿,朕知道委屈你了,可是,朕也有苦衷,也有—”我伸出手,捂住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此刻的面色由于失血过多,定然是苍白的,我幽幽说道:“轩郎对清儿已经够好了,清儿怎么还敢有更多的要求,只要轩郎心里有清儿,清儿就知足了。”

“清儿。”启轩显然受了感动,替我掖好被角,唤来踏雨,冷冷说道,“踏雨谋害主子,其罪当诛。”

我连忙坐起来,梨花带雨的扯住启轩的衣袖,轻轻道:“轩郎,踏雨本身并没有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臣妾已经失去了小皇子,不想再多杀虐,皇上饶了她吧,臣妾还想再给她一个机会。”

启轩不可置信的看我一眼:“清儿,你竟然这样的以德报怨。”随即又看向踏雨,“你家主子心底善良,也是你的福气,还不快谢恩。”

踏雨连连谢恩,启轩这才让她退了去,这时候,向岚拿着温太医开的药走了进来:“主子,药已经煎好了,趁热喝下吧。”

“让朕来。”启轩结果向岚手中的药碗,细心的吹了吹,才递到我嘴边,苦涩的药汁随着喉咙流到胃里,我忍不住流下泪来。

向岚见状,连忙拿帕子替我拭去,心疼的说道:“主子,太医交代了,主子小产后切不可流泪,否则会被眼睛给哭坏的。”

启轩也哄我道:“清儿这双美眸要是哭坏了,朕该找谁去赔呢?”接着又似乎想起一事,“清儿如今已是正三品昭仪,该迁出这霓裳居,住自己的主殿了,清儿可有主意?”

我知道启轩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可此时此刻,我如何有心情想这些,只勉强扯出一抹淡笑:“一切全凭皇上做主。”

“好。”启轩宠溺的看向我,“朕一定会给清儿一个最与众不同的宫殿。”随即又凑到我耳边,“清儿一定要把身体养好,这样才能为朕生更多的皇子皇女。”

我点点头,启轩似乎这才放心,轻轻拍着我说:“快休息吧,先把精神养好了。”我听话的闭上眼睛,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不多时,启轩似乎以为我已经睡着了,这才悄然离去。

他刚一走,我就睁开了眼睛,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里,我失去了生命里的第一个孩子,这种切肤之痛,谁能体会,我甚至,没有勇气去看那成形的婴儿一眼,熙妃你,就凭着寥寥数语,就保全了自己,我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我差点忘了,你还有一个公主,一个你的护身符是吗,我偏偏要你承受比我还要痛十分的下场,我抚摸着已经平坦的小腹,眼里射出摄人的寒光。

(熙妃居然没有被赐死,清扬会否善罢甘休?她又会如何置熙妃于死地?请看下一章—养精蓄锐PS:求收藏求收藏啦)

暗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