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最后通牒

  自从那日以后,我吩咐众人不要再去如烟处拿花瓣,说来也怪,一连三天,如烟竟也没有再派人送花来,想来如烟应该知道,我已经知晓她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在等,等她给我一个解释,只要她愿意给我一个解释,我甚至愿意,让此事一笔勾销,可是,我失望了。

在这三天里,如烟都刻意避着我,请安的时候不与我说话,散去的时候总是自己先走,我连问的机会都没有,我知道,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夜里,我又拿出了首饰盒,我轻轻地抚摸着那只璎珞,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如烟,明天就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一切,就看你如何抉择了,我关上了首饰盒,示意向岚上前,我小声耳语几句,向岚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外面下起小雨,我才惊觉,炎热的夏天已经渐渐远去了,听着淅沥淅沥的雨声,我一夜无眠,只剩泪眼婆娑……

第二日起身,踏雪打水回来,见我已经坐在铜镜前,连忙上前:“小主,今日怎么起的这样早?”

我回身对她淡淡一笑:“踏雪,今日我想自己梳妆,你下去吧。”

“小主—”踏雪知道我最近总是心事重重,想说些话来安慰我,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住了。

进宫这么久,头发竟也生的这样长了,都快到脚踝了,人人都说三千烦恼丝,这头发仿佛也通人性,和我的忧愁一般,肆意生长。

在家时候都是踏雪为我梳头,如今自己动手,竟连简单的百合髻也梳不起来,我不由得叹起气来,放下手中的牛角梳,对着镜子呆呆地出神。

一双素手轻轻地将我的头发拢了起来,熟悉的气味随之而来,是向岚,只有向岚,我顺着这双柔荑向上看去,真真是她,眼泪忍不住涌上来。

向岚只几下,就为我梳好了百合髻,不待我说话,向岚拿起梳妆盒里的那支璎珞,小心地为我别上,拿来粉霞锦纱藕丝缎裙为我穿上,我看也不看镜中的自己,我知道,是为不敢看那只璎珞,我怕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小主,天气已经有些凉意了,身子重要。”到底是向岚细心,又拿来散花外袄给我披上,我这才觉得天已经微微有些寒意了。

心不在焉的用过早膳,我和向岚并没有走向了每日必走的那条路,而是换了如烟每日必须经过的那条路,坤宁宫并不远,但今日,却觉得路特别漫长,但我心里,却暗自希望永远不要有尽头。

这几日,如烟一向去的早,这会儿,几乎没有任何妃嫔,远远地,我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见到我,显然也是一怔,但随即还是迎了上来。

“洛婕妤。”如烟说的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我心中一痛,面上却含着得体的笑,说道:“妹妹不必多礼。”

“姐姐如果没有别的事,那臣妾先行告退了。”如烟的态度很谦卑,只这几日,我们的情谊就淡漠的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妹妹且慢。”我强忍心中的情绪,从袖子里拿出昨日向岚准备好的菊花形状的步摇,如烟,我就已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吧,当日你以璎珞来害我,今日,我还你这步摇。

“妹妹今日的装扮,总让姐姐觉得少了些什么,应该是—”我装作恍然大悟,拿出哪只步摇给她插上,如烟一看那支步摇,脸上立即大变,我又岂会不知,步摇是正三品以上方可佩戴呢,如烟,我只想最后一试,如若你还顾念昔日情分,还和我一条心,那么,你不会在众人面前说出是我所赐,你会说是自己所犯的错,如若你不再顾及……我突然不敢想下去。

“妹妹和姐姐一道走吧。”我亲热的挽起如烟的手,我不会给你取下这步摇的机会。

坤宁宫已经到了,不多时,众妃嫔就到齐了,皇后照例扫视四周,看到如烟,目光一沉,冷冷地说道:“在宫中做人,最要紧就是要安分守己,柳婕妤,你公然戴着这只步摇,是在向大家示威吗?”

众人本来并不曾多注意柳如烟,听得皇后这样说,齐齐的向如烟看过来,如烟脸色发白,似在考虑什么,终于还是狠下决心,跪在地上说道:“请皇后娘娘明鉴,臣妾这只步摇并非自己所戴,而是,而是洛婕妤强加给臣妾的。”

终于,她还是斩断了昔日的种种,我们之间,从此楚河汉界,泾渭分明,这一刻,我竟没有恨,只有解脱。

“洛婕妤,柳婕妤所说可是事实?”皇后死死地盯着我,似乎想从我这里找到答案。

我莞尔一笑:“在座的姐妹,有谁看见是我把这只步摇戴到柳婕妤头上了吗?”当时那么早,向岚一直为我把着风,哪里会有人呢,果然,大家都摇了摇头。

“皇后娘娘,奴婢可以作证,是洛婕妤给我家娘娘戴上的。”子月见情势对如烟不利,连忙跪下说道。

“洛婕妤,你还有什么话说?”皇后带着玩味的神情,淡淡问道。

我看了一眼如烟发髻上的步摇,镇定的说道:“臣妾从来不戴菊花式样的首饰,臣妾对皇上明言过,皇上可以为臣妾作证。”试问还有哪个证人比皇上更有力呢,我既然下了这个计,就已然想好了万全之策。

周围一片安静,众人都默默不语,忽然一个女声从声后响了起来:“臣妾可以为洛婕妤作证,婕妤从来不用菊花首饰。”

我愕然转身,是她,薄芊羽,她为何要为我作证?

皇后见事情已成定局,厉声说道:“柳婕妤言行有失,有所冲撞,罚跪坤宁宫外三个时辰。”

如烟也知道没有办法再辩解,只很恨地看向我,随即就被带了下去,我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有些失落,但气愤和背叛,却占据了我此刻大部分的心绪,我不甘心!

皇后说的什么,我丝毫不上心,只呆呆的喝着面前的茶,大家也都只把注意力移向了风头最盛的甄绮梦。

忽然有宫女从外面跑进来,慌慌张张的说道:“皇后娘娘,柳小主晕过去了!”

这么一会,居然晕过去了,究竟怎么回事?

众人面面相龇。

(如烟为何突然晕过去,事情又会遭遇怎样的峰回路转?事情重重叠叠,真相到底是什么?PS:码字码的手好冷哦,大家要看的高兴哦)

最后通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