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计中计

  这月余来,原本都是我和如烟平分秋色,如今这甄绮梦插上一足,便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其余的妃子,启轩竟一次牌子都没有翻过,熙妃少了满心这个得力助手,倒也收敛了不少,几乎很少看见她出来走动。

近日来踏雪脸上的伤情已经好了很多,几乎已经看不出什么痕迹,心情也渐渐晴朗起来,毕竟年纪小,又是好动的性子,许久不出去走动便闷得慌,见我今日要出门,苦苦的哀求我带她一起去。

我今日和如烟越好了一起做香袋打发时间,心想踏雪和子月也颇合得来,便心一软,答应了踏雪的要求,踏雪欢天喜地的起来收拾了下,便跟着我和向岚姑姑一起前往听雨轩。

“臣妾甄绮梦参见清扬姐姐。”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请安声,向岚和踏雪齐齐向甄绮梦请安:“奴婢参见甄小主。’”自从侍寝之后,甄绮梦已经由宝林升为美人,我还曾派向岚送来过贺礼。

“原来是甄妹妹,甄妹妹不必多礼。”我此刻心系如烟,连忙让甄绮梦起身。

“姐姐可是要去如烟姐姐那里?”甄绮梦却刻意忽略我的感受,见我欲往合欢殿丽贵妃那里请安,轻声说道:“姐姐此刻去怕是不方便。”

“怎么,贵妃娘娘这会还在午歇吗?”我见她这样说,下意识的问道。

“哪里是午歇,皇上正在合欢殿陪着丽贵妃呢,姐姐这会去,岂不是成了那不解风情之人了?”甄绮梦笑道,她的性格和相貌真是两个极端,明明她有那样善于算计的心,偏的又生了副我见犹怜的容貌,眉间总是笼着淡淡的忧愁,柔柔弱弱,风都能吹倒似的。

我听得她这样说,只得作罢,若是不进去请安,直接去如烟那里,自然会得罪丽贵妃,若是进去请安了,恼羞成怒的不仅仅是丽贵妃,怕皇上也会龙颜不悦吧,为今之计,只能等等,兴许一会皇上就走了,我安慰自己道。

“姐姐既然无聊,那就陪妹妹一起走走吧。”甄绮梦根本不容我拒绝,已经挽了我的胳膊,亲热的说道。

我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跟着她走,这合欢殿四周上次我已经好好看过,这合欢花都有专人负责,听说即使是冬天,也是花开不败的,是宫中一大奇景。

合欢殿本就阳光极少,到了夏天,合欢树冠愈加茂密,几乎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行走在里面,当真清凉舒适,加之花香怡人,我的心情不由得放松了不少,这甄绮梦似乎偏爱白色,今天依旧是一身白衣似雪,走在这满是妖艳合欢花树林里,显得特别扎眼。

“姐姐喜欢合欢花吗?”甄绮梦漫不经心的问道,在一株矮小的合欢花前听了下来,这株合欢花许是才种植的,不过人高而已。

“合欢花寓意永结合欢,是极好的花。”对于这种特别的花,撇去丽贵妃,还是赏心悦目的。

“永结合欢—”甄绮梦似乎听到了一个笑话般睁大眼睛看向我,眼里满是轻蔑之意,对身后的侍女说道,“掩碧,给我剪一束合欢花回去。”

甄绮梦显然是有心为之,我怕她闯下大祸,连忙阻拦道:“妹妹,不可,这花是皇上特意赐给丽贵妃的,丽贵妃视为珍宝,你现在剪下她,是要惹祸的。”

甄绮梦却置若罔闻,再次提高声线:“剪!”那侍女上前,剪下一簇来,甄绮梦看也不看:“就这么一点哪里够,再给我剪。”

“住手!”突然传来一个严肃的女声,原来是丽贵妃的贴身姑姑香云,香云是丽贵妃带进宫的,据说很早就服侍丽贵妃,丽贵妃唤作凌云,原本香云名字是冲撞了的,丽贵妃却坚持不肯香云改名,可见感情深厚。

香云快步上前,一一向我和甄绮梦行了礼,阻拦道:“甄小主,这合欢花是娘娘进宫时皇上从高丽引进的品种,特意给贵妃娘娘做欣赏用,平日里都由专人负责,以前有个奴婢不懂事,采了这合欢花,被皇上命人杖责了二十,抬回去就没有用了,所以这花,是不允许采摘的。”

“香云姑姑是拿我和奴婢比了?”甄绮梦脸上犹带笑意,眼里却涌起寒意。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就事论事。”香云姑姑谦卑的说道,希望能平息了此事,可我清楚地知道,这事,不会这么简单。

“我家小主要采,那是抬举了这花,你只不过是个姑姑,就想骑到我家小主头上来了,你以为你家主子还是曾经的那个贵妃娘娘吗?”掩碧毫不示弱的说道,她这话分明就是挑衅,那香云一直视丽贵妃如女儿一般,见一个丫头都敢放肆,当下气愤不过,一个掌掴回敬了过去。

“你一个奴婢,竟敢口出狂言,伤害贵妃娘娘,我饶不了你。”香云气的满脸通红,激动不已。

“放肆,我的侍女,岂容你来教训,既然我得罪了贵妃娘娘,那绮梦愿意一人承担,我自跪谢罪。”那甄绮梦说着,已经跪了下去,香云显然没料到甄绮梦性格竟然这样偏激,当下没了主意,只好去合欢殿回禀丽贵妃。

香云刚走,甄绮梦便冷声对掩碧说道:“我现在命令你朝我脸上打,狠狠地打。”

我大吃一惊,甄绮梦这是做什么,正要阻拦,那掩碧已经被甄绮梦逼迫得打了上去,才一会,甄绮梦的脸便又红又肿,惨不忍睹。

那甄绮梦看看我,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

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甄绮梦究竟会怎么对付丽贵妃,丽贵妃又是否能安全脱身,甄绮梦为何要清扬目睹这一切,是警告还是其它,请看下一章—计中计(二))

又等了一会,却是启轩和丽贵妃一同出来了,那甄绮梦特意选了一块有阳光的地方跪着,此刻阳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更是红红一片。

“绮梦,你怎么了?”启轩见状,痛心疾首的跑过去。

“妹妹,你,你怎么会伤成这样?”丽贵妃也是一愣,也难怪,她那里知道甄绮梦会让侍女掌掴自己呢?

我向启轩和丽贵妃行礼,也无人顾及到我,那甄绮梦见丽贵妃这样问,越发的缩到启轩怀里,眼里决堤而下。

“臣妾,臣妾无事,打扰到皇上和娘娘了,臣妾罪该万死。”她咬着下嘴唇,小声地说道。

“绮梦,你总是这样的软弱,你告诉朕,究竟怎么了?”启轩看着怀中受伤的人儿,追问道。

“臣妾,臣妾今日遇到清扬姐姐,便相邀清扬姐姐一同散心,臣妾看那合欢花开的甚好,便想着采摘几支回去欣赏,没想到香云姑姑突然冲了出来,说这合欢花是贵妃娘娘独有,臣妾犯下忌讳,心中已经知道错了,可是,香云姑姑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打了臣妾的婢女。”绮梦说到这里,语气已经哽咽。

“是不是这么回事?”启轩狠狠地看向香云,香云连忙跪下:“是甄小主的婢女出言侮辱贵妃娘娘,老奴气愤不过,这才……”

“皇上若是不信,可以问清扬姐姐。”那甄绮梦看向我,我真是骑虎难下,我若是说掩碧出言挑衅在先,甄绮梦也不难反驳,可我若是为香云开脱,她又确确实实是打了人,这甄绮梦,尽把烫手山芋丢给我。

略一沉思,我只好避重就轻的说道:“臣妾当时隔得远,不曾听见说什么。”

“那香云姑姑出手打人你总看见了吧?”启轩对我的回答显然相当不满,这是事实,我只好点点头。

丽贵妃也心知肚明香云确实伤了人,只好求情道:“皇上,都怪臣妾管教无方,让甄妹妹受委屈了,臣妾回去一定好好教训香云,给妹妹一个交代。”

“那绮梦你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启轩看着怀中梨花带雨的人儿,追问道。

“臣妾,臣妾……不敢说。”甄绮梦的声音怕怕的,越来越低。

“你说,有朕在,你什么都不用怕。”启轩扫过在场的众人,柔声说道。

“臣妾是自己打的,臣妾知道自己今天闯了大祸,只能这样谢罪来让贵妃娘娘解气。”甄绮梦的肩膀还在颤抖,“以前如烟姐姐只不过是打碎了贵妃娘娘的花瓶,就被贵妃娘娘罚跪在走廊上,感染风寒一月有余,臣妾好怕,臣妾今日犯下这样的罪,只能,只能如此来求贵妃娘娘原谅。”甄绮梦痛哭出声,委屈至极。

“如烟的事,朕也有耳闻,凌云,我想不到你竟然这样的蛇蝎心肠,如此没有容人之量,你问问自己,可还配做贵妃?”甄绮梦又把如烟的事情拉出来,更是刺激了启轩的情绪,启轩此刻已是怒火中烧。

“皇上,臣妾知道错了,求皇上恕罪。”丽贵妃哪还有昔日的半分艳丽,满脸的衰败之色,跪在地上祈求她深爱着的男人的宽恕。

“传朕旨意,丽贵妃禁足三个月,扣三个月俸禄,香云拉下去杖责二十。”说罢看也不看丽贵妃,可怜那丽贵妃还要叩拜谢恩,颤巍巍的回殿去了

“绮梦,你喜欢合欢是吗,朕这就命人在你的院子里种上合欢。“启轩无视众人的存在,当下甄绮梦由掩碧扶着,往望春轩走去。

我立在原地,只觉得刚才的一切仿佛做梦,我最大的对手,不是熙妃,不是丽贵妃,竟然是最不起眼的甄绮梦。

正出着神,那甄绮梦突然回头,朝我嫣然一笑,笑容极其动人,却让我如坠深渊,我会是她的下一个吗?

想到甄绮梦的种种,我心有余悸……

计中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