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黄雀在后

  我和向岚皆被何守正吓了一跳,我只能强打精神,移步到门外,问道:“何大人,怎么回事?”

那何守正并不急于回答我,只取了几片花瓣放在鼻子下面轻轻地嗅着,随后又拿起那几片薄荷叶细细查看,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我隐隐约约觉得,也许问题就出在这花上,但心里又不愿承认,只是因为,那个人是如烟吧!向岚也知道事情不简单,再次请何守正进屋说话。

“敢问小主,这花是哪里来的?”何守正也不敢马虎,看着那花篮,问我道。

“这是如烟小主所赠,小主喜欢这淡淡的薄荷香味,故而每天用来泡澡。”如烟知道我很难说出口,替我回答道。

“送花之人真是心思缜密,若不是今天正好碰见踏雪姑娘,只怕臣和向岚姑姑查破了脑袋,也查不出个究竟。”何守正见我满脸的恍惚,只好避重就轻的说道。

“事已至此,何大人不妨明说吧,我承受的住。”我淡淡说道,此刻我真的想看看,真相到底能有多残忍。

“小主—”向岚担忧的上前,我伸手阻拦道:“我心意已决,还望何大人告知我真相。”

“是。”那何守正缓缓说道,“花都是被麝香熏过的,夹杂在百花之间,味道就无处可寻了,但,最狠毒还不在这里,薄荷乃寒凉之物,与麝香搭配,有翻倍的功效,时间久了,自然就再也没有生育能力了。”何守正说完,神色沉重,“小主再不可用其泡澡了。”

他此刻的话,正正的戳中了我心中最不愿意捅破的那张纸,我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坍塌了,若是连如烟也变得这样可怕,我不知还能相信谁。

我艰难的站起身,勉强走了两步,终究是经不住这样强烈的打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悠悠醒转的时候,已经是灯火阑珊,面前是向岚焦急而关切的脸,她见我醒来,喜道:“小主,你终于醒了。”

我却不答她的话,只侧过脸去,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流出,我的心像被撕裂掏空了一般,渐渐的也就麻木了,回想平日里的种种,初相识到如今的姐妹相惜,难道都是假的吗,如烟你对我,就从来没有付出过一丝真心吗?我那样一心一意的待你,换来的却是你的背叛,任何人都有背叛我的理由,可是如烟,如烟你为什么,你在遭到丽贵妃责难的时候,是谁铤而走险,全力帮你获得圣宠,又是谁,护你万事周全?

更多的眼泪不争气的涌上来,向岚心疼的抱住我的肩:“小主,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把自己憋坏了。”

我转身埋进如烟的怀抱里,她的身上永远是让我觉得安心的味道,我痛苦地问道:“向岚,为什么,为什么连如烟也背叛我?”

“小主,没有为什么,在这宫中,你能相信的只有自己,牵绊只会让你迷失了方向。”向岚拍拍我的肩膀,声音轻轻柔柔,抚慰着我内心流血的伤口。

是啊,如烟,你是不是从来就不相信我会真心待你,从一开始,你就在算计我,这样看来,选秀时你给我戴上的璎珞,也是刻意为之吧,我浮上自嘲的笑,可叹我还觉得你何其无辜。

我从向岚怀里坐起来,从此刻开始,譬如今日死,譬如今日生,我再也不会对任何人付出我的真心,熙妃,如烟,我会让你们知道,种下什么样的因,就要尝什么样的果。

我擦干眼泪,原来心疼到极致反而不会再痛了,我何苦为了你根本不曾存在的姐妹情而和自己过不去,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只是为何,我还有些舍不得。

我对向岚说道:“传晚膳来,我饿了。”向岚知道我已经振作,当下欢喜不已,连忙吩咐小安子拿吃的来。

用过晚膳之后,向岚服侍我沐浴之后,便喊来踏雪给我卸妆,踏雪已经给我摘去最后一件首饰,放下一头乌黑如海藻的长发,我凝视镜中的自己,眼神纯净依旧,但也只有我自己知道,那纯澈之后,已然是千疮百孔了。

向岚欲给我熄灭蜡烛,我却摇了摇头,我轻轻打开首饰盒,当初如烟送我的珍珠玉蝶翅璎珞静静地躺在里面,似乎在诉说这往日情谊。

我的心,终究还是不舍的吧,如烟,我决定再给你一个机会,最后一个机会,希望你,不要负我一片苦心。

(熙妃在蜡烛里做下手脚,连亲如姐妹的如烟从一开始也就在算计,清扬将如何抉择,她和如烟又将情归何处?请看下一章—最后通牒PS:喜欢的要收藏哦)

黄雀在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