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螳螂捕蝉

  甄绮梦的势头越演越烈,她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回避,我有时候想想,她确实比我和如烟高明的多,我和如烟先做了炮灰,她甄绮梦只不过略施小计,就让两位宠妃不知不觉领受了她的厉害,试问谁还敢再欺她半分?

转眼我服用何守正开的药方已经四个多月了,自己感觉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几月来皇帝召幸的也不少,为什么还是没有动静呢?宠爱总如昙花一现,唯有子嗣,才是圣宠不衰的坚强后盾,我必须有子嗣,必须。

这日午后,我唤来向岚,让他悄悄地把何守正请来给我把把脉,向岚应声出去了,踏雪捧了木瓜银耳羹进来给我,我见她脸上皮肤已经大好,只流有一道不易觉察的小小痕迹,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效果了。

踏雪心情也是甚好,追问了我几次何守正的下落,我今日想到何守正恰好要来,逗踏雪道:“好踏雪,待会你的恩公便要来了,你可想好怎么谢人家了?”

踏雪一听何守正要来,面上难掩雀跃之色,又见我这样的打趣她,羞得脸儿红红,满是小女儿情态,我心中暗想,踏雪也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不想居然潜移默化中对何守正存下了心思。

过了一会,小安子进来报何守正来了,我连忙吩咐请何守正进来,何守正依旧是那件暗红色官服,眉目干净,恭敬的向我行了礼,我遣散众人,踏雪犹依依不舍,向岚哄了几句,才肯出去。

“何大人,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每日服药,今日召大人来,就是想看看恢复情况如何?”我微微一笑,伸出手腕,“有劳大人了。”

何守正正了颜色,微微点头,全神贯注的开始听脉,我紧紧的盯着他的表情变换,想试着看出一些端倪。

时间过去了好久,向岚在一旁也是屏住了呼吸,何守正终于开口了,确是一脸的惊疑之色:“奇怪!”

“何大人,怎么了?”不待向岚发话,我已经紧张地问了出来,我此刻心跳加速,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小主,按照臣之前开的药方,若是每日按时进补,应该已经将麝香之毒清的差不多了才是,为何却又加重之象呢?”何守正凝重的看向我,“除非,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还有别人要害娘娘。”向岚脱口而出,没错,我们已经偷偷的换了蜡烛,每日的药都是向岚寸步不离的看着,绝对不可能出岔子,唯一的可能,就是除了熙妃,还有别人要害我,是睡,又是谁?

我头痛欲裂,只觉得视线开始模糊,已经分不清楚究竟身在何处,这宫殿究竟是金雕玉砌的牢笼,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

“请小主容臣一一查看。”何守正见我神色异样,已经站起身来,在向岚的协助下,细细查看每一处可疑的地方,我却犹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久久不能自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守正和向岚已经再次来到我面前,我凄楚一笑:“又查到了什么?”

何守正和向岚却同时摇头,何守正轻声说道:“小主,并无任何可疑之处,哪里都没有麝香或者其他有害的东西,一切都是安全的。”

安全的,他居然说一切都是安全的,既然没有异样,那我的脉象又如何解释,难道我洛清扬注定要活在别人给我布好的局里吗,不,我绝不能坐以待毙。

“何大人,我要你告诉我实情,以我现在的身体,以后可还能怀有身孕?”我的心狂跳不止,面上却强作镇定。

“小主,这麝香剂量很小,只是靠时间来积少成多,所幸小主身体底子不错,臣还有信心可以医治小主,小主不必杞人忧天。”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轻柔很多,似乎不忍心看我这样落魄的神情。

我却不以为然:“我对大人的医术很有信心,可是眼下我们连麝香藏在哪里都不知道不是吗,上一次我们还能找到源头,这次,却连丝毫线索都没有,你叫我如何能安心?”

“是啊,这件事情怪异的很,哪里都没有问题,但结果却是这样。”向岚也是愁眉不展,但依旧安慰我道,“从今日起,向岚一定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事事亲力亲为,望小主宽心。”

我无奈的点点头,依照目前情势看来,只能严加防守,希望能有所成效,再者,只要是陷阱,就会有出现破绽的时候。

何守正对我再次行礼:“小主,臣以后每两日就会来给小主把一次脉,一定能有所发现的。”他写好新的药单,嘱咐向岚道,“臣已经加大了几味药的剂量,只需早晚服用即可。”

今日我连送何守正的力气都没有,只瘫坐在梨花椅上发着呆,向岚已经送何守正到了门外,踏雪正好拿了子月送来的花,看到何守正在,为了吸引他的注意,故意提高音量说道:“小主,我把花拿来啦!”

就在她拿着花篮经过何守正的那一瞬间,只听何守正大喝一声:“慢!”

(又有什么样的秘密即将水落石出,清扬久久未孕的关键究竟是什么,又是谁,在暗中部署了一切,请看下一章—黄雀在后PS:圣诞节快到了,新年的气氛越来愈浓啦,亲们玩得开心哈)

螳螂捕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