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看戏(二)

  “迎荷,今儿都是些什么戏?”启轩兴致勃勃问道,原来这熙妃的闺名这样好听,迎荷,怪不得启轩赐给她这样大一个荷花池,看来,启轩的情果真是雨露均占,丽贵妃有合欢花,熙妃有荷花,我心里不由觉得讽刺。

“皇上您选吧。”那熙妃的声音此时又甜又腻,和平日里截然不同,我只觉得反胃,启轩却似乎觉得很受用。

“就西厢记吧,皇后意下如何呢?”这种场合,启轩总不忘对皇后表现出体贴的一面,皇后微笑着点点头,看向启轩的眼神里都是爱意。

那红娘率先出场,看上去就伶俐聪明,为张生出谋划策,让张生月下谈琴,以感动莺莺,众人都沉浸在故事的发展中,看的是津津有味,只有我,我在等一个人,等这个人何时出现。

果然,不多时,一个人影从偏门那里偷偷的走了进来,是满心,她去戏台的幕后做什么,不会是好奇想要去看看这么简单吧,她的位子在最后面,加之她走的又极轻,根本无人注意。

我再也没有了看戏的心情,可是又猜不透即将会发生什么,正想着,只听得众人的鼓掌声,想来是主角莺莺出场了,只见那莺莺长长的水袖在空中一挥,就是一个惊人漂亮的弧度,她浅浅唱道:“待月西厢下,迎风半户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声音甜美柔软,带着糯糯的江南音,特别悦耳动听,仿佛凉风抚过众人那般舒适。

莺莺回头,轻轻移动莲步,水袖微甩,做羞涩状,双颊晕红,星眼如波,真真如这池中莲花一般,不胜娇羞,我移开视线看向启轩,竟也是看的痴了,但这莺莺,为何越看越熟悉,只是她脸上涂了油彩,一时竟叫人也想不起来。

那莺莺再要缓缓离去,突然听见这莺莺“呀”的一声惊呼出声,立刻的就要倒下来,众人还来不及反映是发生了何事,只见启轩已经快步穿过荷花池里的铺的石子小路,来到那戏台之上,稳稳的抱住了这名女戏子。

熙妃也急忙上前去看,只见莺莺的一双绣花鞋上,已经有了几点星星血迹,显然是受伤了。

“这是怎么回事?”皇后也坐不住了,发问道,熙妃只得先命人带了这名戏子下去包扎,随后朝皇后娘娘赔罪道:“今日意外是在臣妾这里发生的,臣妾自然会查个明白,请皇后娘娘放心。”

过了一会,那名女戏子出来了,这名女戏子已经卸去妆容,只着一身素白色的衣裳,步履蹒跚,身姿异常单薄,一张小脸在白衣的映照下纤尘不染,洁白无暇,我再定睛一看,这不是甄绮梦又是谁,我和如烟互看一眼,都明白了几分。

看来是熙妃耐不住性子,怕满心成不了气候,转而又来扶持甄绮梦了,反正如烟已经得了宠,再多个甄绮梦又何妨,两个人已经够丽贵妃头痛了,哪还有心情来记恨她熙妃,只是这妙计眼下显然被人坏了事,难道,我联想到刚才动作诡异的满心,会是她吗?

“你是……”启轩心疼的上前询问道。

“回皇上,臣妾甄绮梦,是皇上封的宝林,今日本想为皇上和各位娘娘献上一曲,谁知谁知……”那绮梦说话时眼中犹带泪珠,泪意盈盈,看来熙妃在这甄绮梦身上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就甄绮梦这唱功,不费功夫是绝对唱不出来的,可叹丽贵妃和如烟竟然毫无察觉,可见这甄绮梦也非池中物。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朕,朕为你做主。”启轩还真是怜香惜玉,看来今日,必定有人要倒霉了。

“臣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臣妾刚开始还不曾觉得,后来才发觉鞋子里不知藏了什么锐物,越来越痛,直至刺伤了脚。”甄绮梦低声说道,表情甚是无辜。

“把那绣鞋拿来给本宫瞧瞧。”皇后再度发话,语气里已经带了些不悦,不多时,便有宫人把甄绮梦的绣鞋拿来了,皇后仔细翻看,呵!这绣鞋竟然有两层,那钉子就藏在最里面一层,表面看根本没有两样,走得多了,钉子才会慢慢戳出来,伤及脚心。

“是谁,竟然藏了这样狠的心,朕绝对容不了她!”启轩显然已经动了怒,“把那群戏子都给我叫来。”

那群戏子很快就来了,一共6个人,脸上都是害怕又不知所措的神色,皇后发问道:“这双鞋可有谁动过,或者,今天可有谁来过?”

众人面面相龇,那名演红娘的女子小声说道:“回皇后娘娘,奴婢今天,看到有个小主来过,奴婢上前询问,她说她是,是—”

“是谁?”皇后再度提高了声线,众妃也是议论纷纷。

“她说,她是李美人。”这名演红娘的女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显然被吓坏了。

“李美人。”皇后喃喃自语道,眼睛一亮,喝到,“李美人,还不出来?”

这宫中,除了满心,还有谁是李美人,满心步子有些不稳,神色却还镇定。

“你们都瞧清楚了,可是这位李美人,免得说本宫冤枉好人。”皇后的声音依旧是冷冷的,带这不可抗拒的威严。

众人抬头看了满心一眼,皆点点头。

“李美人,你还有什么话说?”皇后目光锐利的扫向满心。

满心此时也六神无主,慌忙跪下:“皇后娘娘明鉴,真的不是臣妾所为啊,真的不是,臣妾只是,只是想去……”她说的吞吞吐吐,更加让人怀疑,其实我知道,她为何说不下去,她想说,她只是想看看表姐新找的代替她的人是谁,她只是不甘心,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可是,她怎么能这样说呢?

“哎呀,臣妾也记得,李美人是开戏前一会才来的呢!”一位不知名的美人叫了起来,满心脸上已经满是焦急之色,听得这话,汗珠从鼻翼上沁了出来,此话一出,又有好几个美人应声附和起来,这件事,就算不是满心所为,也没人会信了,连熙妃脸上也浮现出了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我却不以为然,只紧紧盯着甄绮梦不放,那甄绮梦楚楚可怜的脸上突然浮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转瞬即逝,若不是我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几乎要怀疑自己眼花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那满心已经彻底瘫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喃喃自语。

“传朕旨意,李满心善妒成性,德行有失,今贬为宝林,禁足三个月。”前些时日还高高在上的满心,此刻已经打回原形,我不禁轻轻地摇了摇头,李满心满脸的颓唐之色,再没有了昔日的半分神采。

“皇上不要,满心姐姐也不是故意的,皇上算了吧。”那甄绮梦明着是为满心开罪,实则是要置她于死地才是真。

“绮梦,你就是太心软了。”启轩更加心疼的抱紧了她。

李满心很快被拉了下去,拉去之时,口中还喊着冤枉,一切已成定局,何来冤枉呢,启轩在众人的注视中,竟是抱了甄绮梦前去甘露殿,这荣宠,我没有,如烟没有,所有人都没有。

众人相继散去,我留在原地唏嘘不已,这甄绮梦,竟然这样的深藏不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钉子是她自己放的,好一出苦肉计,不动声色就离间了熙妃和满心的关系,弹指间就除去了李满心,更重要的是,她得到了启轩加倍的怜爱,谁,又是她下一个要除去的呢?

我看着这满池默默不语的荷花,再看看熙妃远去的身影,竟然分不清究竟甄绮梦是熙妃的一颗棋子,还是熙妃才是她甄绮梦的棋子……

谁又为谁做了嫁衣?

(看似柔弱的甄绮梦竟然成了最大的黑马,熙妃欲将甄绮梦收为己用,反而失去了李满心这个得力助手,事情又将如何继续?请看下一章—计中计PS:这两日想法很多,每一更都接近三千字啦,加油加油)

看戏(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