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何守正

  向岚默默的随我进了寝殿,随手关好门。

“不想丽贵妃竟然这样歹毒。”我痛心的说道。

“小主,这种计谋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向岚对丽贵妃的手段却不置可否。

“我定要在皇上那里揭发她。”踏雪受难,我与她情同姐妹,怎可不为她出气。

“小主三思。”向岚上前来按住我的手,“小主,这件事情,只能算了。”

“算了?”我不敢相信向岚会说出这样的话,“那踏雪怎么办,我怎么对她交代?”

“小主,就算你在皇上面前揭发丽贵妃也没有用的,丽贵妃反而可以咬小主一口,说她好心送与小主的水粉,小主竟然在里面做手脚来诬陷她,这件事情根本没有证据,皇上也很难相信小主。”向岚一脸凝重。

我慢慢冷静下来,确实如此,此事做不好,最后反而是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踏雪的伤势。

我发愁的说道:“当时如烟感染风寒,那些个太医就碍于丽贵妃不敢尽心医治,想必这宫中的太医,大多都是各宫娘娘的心腹,我不能再让踏雪冒这个险。”

“小主。”向岚上前来,“奴婢有个同乡,叫何守正,医术高超,为人正直,和奴婢交情甚好,只是苦于无人赏识,至今只是个医生。”向岚的一句话,就解开了我心中的结。

“这何医生真的靠得住?”为稳妥起见,我复又问道,这医生是太医院中最低等的,想来没有哪宫的娘娘会打他的主意,此人既与向岚交好,想必医术不坏。

“奴婢敢用性命担保。”见向岚说的笃定,我点点头,小声说道:“你悄悄的把他请来,只对其余众人说是太医院今日忙于出诊,只得派这位大人来,免得惹人怀疑。”

德妃的一席话让我明白,这霓裳居已经有了别人的眼线,我的一举一动,都要比平时小心万倍才是。

过了约摸半柱香的功夫,这名何医生来了,这何医生身段高而修长,眉如墨画,棱角分明,穿一身极平常暗红色品服,却衬得他气质不凡,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何医生竟是这样年轻好看。

他对我恭敬的行礼:“臣何守正参见洛婕妤。”

“大人不必多礼。”我挥挥手,“我如今把全部的信任都交给大人,只希望大人能救好踏雪。”

何守正点点头:“臣必定尽心医治。”

向岚引他来到了踏雪处,他看看踏雪的伤势,又替踏雪细心诊过脉,回禀道:“踏雪姑娘是中了离心草的毒,中此毒皮肤首先会起红疹,患者因奇痒无比将其抓破,继而变成水痘状,直至整个面部溃烂。”

我听到此,连忙问道:“此毒可能解?”

“娘娘不用担心,此毒可解,臣先开一剂止痒的方子,随后只要外敷这个。”这何守正从随身带的箱子里拿出一个白色药瓶。

“这是什么?”躺在床上的踏雪问道。

“踏雪姑娘不用担心。”他朝踏雪微微一笑,“这是芙蓉玉面膏,是臣经过几年的研究配制而成的,早在踏雪姑娘之前,就有人中过这离心草的毒,这正是解药。”

踏雪听及此,这才放下心来,向岚拿过何守正的方子,拿给小平子去御膳房煎药去了,何守正又给踏雪吃了一粒安睡丸,踏雪不一会就睡了过去,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更多的皮肤被踏雪抓破,避免伤口感染。

我这才邀了何守正坐到客厅,让向岚泡了茶来,我由衷夸赞道:“大人医术真是高明,清扬领教了。”

“臣不敢。”何守正谦虚的朝我作揖,“小主谬赞了。”

“你就别自谦了。”向岚笑道,“你的医术别人不清楚,我却是最清楚不过了。”

“再好的医生,也奈何不了不听话的病人。”何守正看着向岚脸上的那道伤疤,遗憾的摇摇头。

我心下明了,向岚脸上的这道伤疤,当初何守正一定是想为其医治的,若当时医治即使,即使会留下一点痕迹,也不至于像今天这般,一切,都是向岚自己不肯治疗,执意为之。

又坐了一会,天色已经暗下去了,夏天本就日短,踏雨进来点了蜡烛,又燃了梨香,随后出去了,不一会,只见何守正的面色却变的古怪起来。

我关切的问道:“何医生,怎么了?”

何守正起身说道:“臣得罪了。”说罢在我这霓裳居中来回走了几遍,神色郁郁的说道:“娘娘可否让臣把一把脉?”

我不知何意,但还是依他所说,伸出手来让他把脉,他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我的心也渐渐的沉了下去。

难道,我的身体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清扬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是谁在背后暗中觊觎,清扬能否安然度过此劫?请看下一章—惊天秘密PS:最近天气降温幅度很大,各位要注意保暖哦)

何守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