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招

  接下来的半个月,皇上都是翻的我的绿头牌,只有间或的几次是在贵妃和熙妃那里,一时间我荣宠无限。

我知道,现下的局面看似我占尽上风,但平静的日子说不定很快就要被打破,皇后已经恢复了请安,我每天尽量早去,不敢有丝毫懈怠,踏雪每日都按照我的吩咐去探望如烟,丽贵妃居然也并未为难,如烟的精神已经恢复不少。

这日我依旧和往常一般早早地前去请安,芊羽绯霞一如往常的和我聊一些琐碎的事,众人忽然都停住了说话,原来是皇后来了,不知为何,我总感觉今日气氛不似往常。

待皇后坐下后,先是说了些体己话,接着眼光扫向我:“我听说皇上这半个月来,几乎都是召洛婕妤侍寝,洛婕妤,此事可属实啊?”皇后的语气一如往常,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极平常的事。

“回皇后娘娘,皇上这段日子,确实常常召臣妾侍寝。”我一时间还猜不透皇后的意思,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呢。

皇后抿了一口茶,慢条斯理的放下,忽然厉声道:“洛婕妤,你可知自己身犯何罪?”

我见情势不对,连忙跪下:“臣妾不知,望皇后娘娘示下。”

“洛婕妤,当初本宫留你,就是因为本宫觉得你懂规矩,知进退。”皇后拨弄着手上的护甲,语气却没有丝毫缓和,“在宫里,最忌讳就是一人独大,若都像你这样,皇上如何做到雨露均沾,子嗣如何绵延,这后宫又如何太平呢,嗯?”

她这话不仅是说与我听,同时也是在告诫众人,告诫当年的丽贵妃,告诫如今的熙妃,告诫新进的秀女,我知道今日是在劫难逃,只得谦卑的说道:“清扬知道错了,望皇后娘娘责罚。”

“罚是一定要罚的。”皇后语气又缓和了下来,“念在洛婕妤你是初犯,就罚你禁足三天吧,这三天足够你好好反省。”

明着是禁足,可是这一禁足,也变相的宣布着这三日我无法再侍寝,我连忙谢恩,看见丽贵妃幸灾乐祸的表情,熙妃更是得意洋洋,我知道,我禁足的这个惩罚,她们两没有少推波助澜。

早安散去之后,芊羽见我闷闷不乐,上来安慰道:“姐姐不用太过伤心了,姐姐只不过禁足三日,三日过后,姐姐还是能得皇上宠幸,不似我和绯霞妹妹,何时侍寝都是未知数呢!”

她最后一句说的伤感,我怎会不知道她的用意,芊羽是想和我套好关系,让我在皇上面前多多提携她罢了,我此刻正心烦,敷衍她道:“妹妹不用担心,姐姐相信,不用多久妹妹就可以蒙获龙恩的。”

“那就多谢姐姐吉言了。”芊羽见目的已经答道,知道我不想再与她多话,和绯霞先行告退了。

“小主,树大招风,小主日后的一言一行,要更加谨慎小心才是。”向岚姑姑提醒道。

“姑姑此话怎讲?”我停下来,问道。

“小主,虽然皇上对小主圣宠不衰,但若是小主还是这样一人肚宠,只怕会招来更多的祸事,小主以后,还是要劝谏皇上,到别的嫔妃处走动走动,如此不管是其他妃嫔,还是皇后,都没有借口再责难小主。”向岚分析道。

向岚说的确实有道理,我心中苦笑一声,做宠妃还不行,还要做大度的妃子,把自己的夫君适当的推给别的女人,就算是正妻如皇后,也只能如此。

我禁足的这三天,皇上虽然不能再召幸我,但依然赏了不少东西,还赐我特用的小厨房,我不用每日请安,倒也落得个清闲。

在这三天里,宫里却发生了不少事情,这第一件事情,就是皇上宠幸了薄芊羽,这下倒好,不用我引荐,人家已经夙愿得成,升为美人了,然而薄芊羽却似乎不太对启轩的胃口,这之后也未有多大的动静,倒是第二件事情让人震惊。

我禁足的第二日,皇上翻的正是熙妃的牌子,然而那日熙妃称身体不舒服,把满心推给了皇上,启轩似乎对满心也甚是满意,一下由宝林晋为美人,从六品一向跃为从四品,只是不知熙妃把皇上推到满心身边的时候,可有过一丝的难过?这熙妃,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看来这宫中,又有好戏要看了,我看着镜子里自己依旧精致的脸庞,君王的心,果然是难留的,想要一枝独秀,确实不是长久之计。

并蒂花啊并蒂花,我在心中默默念叨,嘴角含笑,既然熙妃你能花开并蒂,那我也送你一个好了。

向岚从外面回来了,对我耳语:“如烟小主已经痊愈。”

我轻轻的用手指敲击着桌面,看来,该是如烟出场的时候了……

(面对清扬的得宠,熙妃在清扬禁足的三日里,成功扶持满心上位,同时芊羽也已经得以侍寝,接下来事情似乎更加棘手,清扬会有什么对策呢?请看下一章—花开并蒂)

出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