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听封

  出了殿外,踏雪果然寸步未离,见我出来忙迎上去,喜道:“小姐从右边出来,必然是选上了。”

我点点头,不多言语,心里只想着下午那件事,于是拔下头上的白玉兰簪子,对踏雪说:“把那璎珞还给我戴上。”

踏雪一头雾水,但见我神色严肃,也不敢怠慢,我转而吩咐踏雪道:“向岚姑姑说的事,不许与任何人透露,如烟姐姐更不行。”

踏雪点头说:“小姐放心,踏雪是有分寸的。”我这才携了踏雪回储秀宫。

回到储秀宫,我脸上带笑推开门去,如烟和子月见我这样的表情,知道我定然是入选了。

如烟喜道:“日后有妹妹在宫中,就不用怕寂寞了。”

我眼睛一刻也不敢眨的盯着如烟,若她是知情的,必然知道我戴着这璎珞会落选,势必会有一丝意外或者不自在的表情,可是眼下她的表情相当自然,似是出自内心的为我开心,难道是我多疑了,也许如烟也不知道这层忌讳,若她知情还能伪装的这么好,那么如烟的心计实在惊人的可怕,可是如烟会吗,我想起昨晚和如烟的畅谈,我摇摇头,心想一定是我多疑了,如烟怎么可能做这么明显,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如烟见我失神,向踏雪打趣道:“瞧你家小姐,竟高兴的失了魂呢。”

我这才意识过来,与往常一般和如烟说笑起来,如烟问我:“清扬,你看真切皇上了吗?”

“怎么姐姐竟没有敢看么?”我知道如烟害羞,愈发的作弄她:“皇上长得很是俊美呢。”

如烟懊恼道:“当时皇上本来想问我话的,只是皇后也随同走了下来,就变成皇后发问了。”

我复又说道:“姐姐不必难过,凭姐姐这幅花容月貌,日后还怕见不着皇上。”如烟见我玩笑她,和我打闹起来。

“你们得意什么,看那副狐媚样,还没有得封就开始洋洋自得了。”门外传来熟悉的女声,原来是那日推人在地的满心,一脸不屑的走进来。

我刚想反驳,如烟拉住我的手,她见我俩不搭话,没好气的说道:“姑姑让你们去前厅用晚膳,稍后德公公会来宣旨。”

如烟礼貌的答道:“谢过姐姐,我和清扬妹妹这就去。”满心见如烟态度和顺,似乎是怕了自己,更加得意的离去。

满心走后,如烟看向我,脸色有些严肃:“清扬,你刚刚太过冲动了,你当日没有听满心说,她表姐是当今熙妃吗,你现在把她得罪了,也是间接的得罪了熙妃娘娘,你我还未在宫中立足,怎么可以就先给自己招来祸端。”

如烟的话说的真诚又语重心长,我毕竟年龄小了些,做事还不及如烟沉稳,我复又想,若是如烟真要拿璎珞害我,此刻又怎么会替我拦祸呢。

见我不说话,如烟知道我定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喊来子月和踏雪为我们整了装,便一起前往前厅用膳。

前厅已经坐了四人,芊羽、绯霞和另外一名我有些眼熟的女子正坐在一起说笑,我努力回忆了一下,想起这正是下午和我一起殿选的甄绮梦,她人生的十分小家碧玉,看起来柔柔弱弱,似乎风一吹便会倒下。

芊羽见我和如烟来了,站起身来:“我就知道两位妹妹的姿容,必会中选。”然后又指一指绮梦,“这位是九江县令的女儿甄绮梦,今年16岁。”

我不禁暗叹芊羽拉拢人心的本事,先是绯霞,这个绮梦和我一道殿选,我尚未熟悉,芊羽却仿佛已经和人家打成一片,果然是个不容小看的对手。

甄绮梦似乎也认出了我,微笑着看向我和如烟,问道:“还不曾请教两位姐姐呢。”

我和如烟一一说了名字和年龄,也称呼甄绮梦为姐姐,满心坐在一旁冷眼旁观,时不时鼻子里哼一声,她故意和我们坐的远些,显出自己的身份不同一般,不与我们亲近。

坐了没有一会,就开始传膳了,膳食非常简单,并不因为我们殿选了就有所不同,一盘龙井虾仁,一盘素四喜并荔枝肉,一盘烩三鲜外加一碟春卷。

我正准备举筷,却见满心神色激动,满心一拍桌子:“我们好歹是要伺候皇上的人了,却拿这些吃食来糊弄我们,分明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说罢一把拉住给我们摆膳的丫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把姑姑叫过来。”

那丫头吓得浑身发抖,正欲推门出去,却见向岚姑姑走了进来,脸上神色淡定自若:“不知道满心小主有何赐教?”

“我们如今已经通过殿选,明日就是正式的主子了,姑姑看看这些吃食,是主子该用的吗?”

向岚姑姑看了看桌上的菜,回答道:“小主有所不知,宫中规定,贵人以上方可自称主子,小主请自重身份,何况这些膳食并无不妥之处,待得听封下来,小主自会有相匹配的膳食。”

满心被向岚数落,气岔不过:“听封若是下来,我定饶不了你。”

“既然饭菜不合小主的胃口,那么”向岚姑姑顿了顿,对方才传膳的丫头道,“你把这些饭菜撤了吧。”

“你敢。”满心涨的满脸通红,我知她平日在家养尊处优惯了,现下受了姑姑的气,必定愤愤不平。

“我如何不敢,我在宫中也是从六品的身份,小主只是七品秀女,孰轻孰重,小主心中自有分量。”

说完再不看我等众人,厉声对丫头说道:“赶紧撤了,手脚放快些,别碍了小主的眼睛。”

晚膳很快被撤下去了,留下我们五人面面相龇,向岚姑姑这手,可谓敲山震虎,卸了满心的气势,让其余众人不敢再生是非,另外,姑姑撤去膳食,其余四人必定对满心心存不满,如此达到了教训满心的效果,无形中让满心与人树敌。

“妹妹们不用担心。”芊羽发话了,“额娘因为担心我水土不服,早就做了一堆易存储的糕点让我随身带着,妹妹们若是不嫌弃,我待会就让我的丫头赛雪给你们送去。”

众人奔波了一天,早已是饥肠辘辘,听得芊羽这么说,自然都投以感激的目光,那满心白白的吃了回哑巴亏。

我和如烟刚回到房间,赛雪便送了点心来,我见她生的十分精神伶俐,显然是做事的好手,打开糕点一看,竟然是自己叫不上来的糕点,这个芊羽,心思果然细腻,随手拿起一块咬下,果真是酥而不腻,上佳的点心。

这时候子月打水回来,对着我们说:“满心姑娘真是不识好人心,把这么好的点心扔到外面去了。”

我和如烟对看一眼,这种撕破脸的事,也只有满心做的出来,忽的听见外面传来德公公的声音:“各位小主速速前来接旨。”

如烟和我连忙走向房外,奔向院子,我们州府选上来的12位秀女中,就只留了5位,我们五人一同跪下,屏气凝神。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秀女薄芊羽端庄大气,温柔可亲,今封为正五品才人,赐居丰德院。”

此言一出,众人表情都有了些变化,薄芊羽依然是笑意盈盈,处变不惊的模样,我心中想,正五品大概是此届秀女中最高的了,这大概与薄芊羽的父亲也有些关系,眼睛余光看到满心,依旧是一副不屑的表情,我就且听听她的封号吧。

德公公不理会周围的气氛,接着念道:“秀女李满心性格率真,不拘小节,今封为正六品宝林,赐居笼华阁。”

众人这会却没了议论之声,我看那李满心跪在地上,手上青筋毕现,微微发抖,她那样的心比天高,却只落得一个平常不过的封赐,不失落才怪。

公公已经继续念下去:“秀女柳如烟气质超群,冰清玉洁,今封为正五品才人,赐居听雨轩。”

如烟低着头,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周围众人又是一阵骚动,想来也是,刚刚总以为薄芊羽已经是最高份位了,不想却又杀出了个如烟,不过我却并不觉得奇怪,如烟这样的仙姿玉骨,得这样的赏赐是应该的。

“秀女甄绮梦谦谨恭顺,知书识礼,今封为正六品宝林,赐居芬芳馆。”

“秀女季绯霞温婉可人,淑女之姿,今封为正六品宝林,赐居梨烟阁。”

甄绮梦的位分皆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倒是绯霞也封了正六品宝林,一下子就和满心平起平坐了,众人对于满心的想法皆是心照不宣。

该到我的了,我究竟会是什么位分呢,大体应该不会太高,目光触及德公公,却觉得他神色异样,看着我的眼神耐人寻味,究竟为何?

“秀女洛清扬容貌出众,深得朕心,今封为从四品美人,赐居霓裳居,钦此,各位小主谢恩吧。”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我原以为自己最多封为宝林,却一下子变成从四品,凌驾于众人之上,甚至是正三品之女的芊羽之上,皇后究竟有何用意,一句深得朕心,便将我推上了风口浪尖。

我糊里糊涂的和众人跪拜着谢了恩,便呆在那里,众人中还是芊羽先打破了僵局:“恭喜姐姐了,姐姐是我们这届秀女中最入得圣心的呢。”

芊羽已经改口叫了我姐姐,宫中向来如此,位分低的要称位份高的为姐姐,她明明比我大两岁,这声姐姐因而听起来别扭无比。

“恭喜姐姐了。”绯霞和绮梦异口同声的说道,我却只是愣在那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们见我不接话,便先行离去了。

如烟刚要开口,我阻止道:“如今难道你也要唤我姐姐吗?”

“宫中规矩如此,如烟也没有办法,你我姐妹何须在这称呼上面计较,我们不是说好要互相提携的,我虽然改口要叫你姐姐,心里却时刻不忘我们的姐妹情谊。”

她这句话说的我心口一暖,我握住如烟的手,哭道:“好如烟,我就知道,你与她们是不同的。”

如烟哄了我一阵,便和我也回了寝室,踏雪和子月已经听说了外面的事情,连说恭喜,我却提不起精神。

“小主。”踏雪自动改了称呼,看来进宫前娘没白教她,“我刚刚和子月出去打听,本届秀女中,就是小主的位分最高了,本届一共留选了15人,其余11人中位分最高的也就是才人,下面有一名宝林,剩下的只是御女采女之的。”

我听了心内更是波澜起伏,这样的众矢之的,不仅本届秀女已经对自己起了敌意,怕那些娘娘门更是将我视之为眼中钉了,以后的日子,稍有差池便会万劫不复了。

幸好还有如烟,我心中又想起如烟和我的誓言,觉得稍稍安了些心,对如烟说道:“如烟,我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

如烟郑重其实的点点头,说道:“清扬,放心。”

由于明日内务府要差人来给我们挑奴才用,我和清扬又累了一天,早早的就歇下了。

我躺在床上,心想着如何才能挑到忠心又能干的奴才,不知为何,一张脸总在我眼前浮来浮去,突然间灵光一闪,是了,向岚姑姑,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了,想到这,我不禁笑了,沉称的睡去。

屋子里弥漫着安息香的味道,一室安静……

(清扬意外的成了秀女中位分最高的,成为众矢之的的她,接下来将会迎来什么呢,她和如烟的姐妹情又将如何继续,神秘姑姑向岚究竟有什么秘密呢,又是否能被清扬收为己用呢?)

听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