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后宫路:桃花依旧笑春风

虐心后宫路:桃花依旧笑春风

jumy_901231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与第一章 选秀前夕

  楔子

已经记不清,这是在宫里度过的第几个春天,似乎时间总是这样不知不觉就流逝……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我轻叹一声,伸手欲推开窗子,向岚早已经快步前来,替我支开,呵,外面盛开的桃花差点迷乱了我的眼,真真是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向岚拿来银丝素锦披风,轻轻替我罩上,淡淡道:“太后娘娘,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那些女子容颜,那些尔虞我诈,那些姐妹相惜,都尘埃落定了,桃花年年盛开,佳人芳踪却再是难寻了,记忆深处,14岁那年的选秀,桃花比现在开得还好呢,我自嘲的想,人老了,却越发的容易怀旧了。

尽管怀旧是一种权利,但沉浸在怀旧中,却是一种过错,曜儿该下朝了,我该梳洗了,宫中的岁月,从来不是用来感伤的,从来,从来……

第一章选秀前夕

新隆年三月初五,三年一度的选秀文书下放到了各省,爹爹那日回来便心事重重,娘亲迎上去,又唤了我来,二娘和三娘脸上的表情则是阴晴不定,二哥和三哥也都敛了神色,不似往常。

当爹爹告知我选秀名单里有我的名字之时,我竟然出奇的平静,仿佛一切皆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我点头对父亲说:“女儿自会好好准备。”

父亲见我并没有一般女儿的忧愁之色,也稍稍放宽了心,只说:“也好,若能蒙皇上恩宠,也是你的造化,这几日让你娘好好教你规矩吧,宫里一切不比在家。”语气之淡漠,仿佛不是在谈自己的女儿。

二娘笑着拿起娘亲的手:“还是大姐有福气,我与三妹虽然得了儿子,却比不上姐姐这个女儿,我们从前不知,清扬还有当娘娘的命呢。”

二娘这话说的刻薄无比,先是讥笑我母亲无福生养儿子为父亲传宗接代,二来讽刺我没有做娘娘的命,我素来得母亲教诲,凡事皆不流露于脸上,我抬起头,朝二娘笑道:“是了,清扬若是有那福分,哥哥升迁贬谪,只怕有时候还要清扬提点呢。”

二娘脸上顿时发白,是了,若是我得了圣眷,只怕随意寻了由头,二哥升不上去也是必然,何况父亲只是从六品的武部千总,毫无分量提携二哥。

三娘从来机灵,见此状况立刻见风使舵,赔了笑脸说:“我嫁来时母家赔了上好的珊瑚玉簪子,我从前就寻思着清扬戴着合适,待会就让碧玉给你拿了去。”

我心里一阵冷笑,从前对我假以辞色,这会就想着做好人了,倒是二娘脸上收不住,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

我觉得甚是无聊,欠欠身子,说道:“若无其他事,清扬下去做准备了。”说罢挽了母亲出去,再不理会二娘三娘。

回到闺房,我的丫头踏雪迎了来:“小姐,刚才老爷找你没事吧。”

我不看踏雪,只看向母亲,说:“踏雪,我要去京城选秀了。”

踏雪面上一惊,脸上就流下泪来,我好生安慰住了,却见娘亲也是一脸忧伤:“清扬,娘亲知道,你是个机灵孩子,这些年耳濡目染,做事也有自己的分寸,只是母亲总是想着让你嫁个好人家,一辈子不用与人争斗。”

我垂下睫毛,掩藏住心事,母亲嫁给父亲,当初也是琴瑟和鸣,如今父亲却有二娘三娘,幸亏母亲心思过人,这些年来妻妾之斗,总是占着上风,否则早就地位不保,与其总要被男人辜负,不如嫁给当今天子,被天子辜负总好过被普通男人辜负。

母亲见我不说话,知道我心中已有打量,踏雪是我自小带在身边的,虽然心思单纯却与我感情深厚,母亲这几日没少教踏雪,踏雪俨然变得沉稳不少,我虽有些心疼却也无可奈何,留她一人在家,我无论如何也是不放心的。

明日就是选秀之期,这期间父亲竟再无过问,我不禁有些心寒,倒是三娘,巴巴的把珊瑚玉簪子送了来,她一走,我就把簪子送与了踏雪。

母亲晚上又过来了几次,总是觉得不放心,东西反复一一查点,又吩咐了踏雪许多事项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我深知后宫争斗之事远远比二姨三姨难缠数倍,当下竟然平静了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吧,这一夜,我睡的出奇安稳。

(明日就是正式进宫了,步步惊心的后宫之争即将揭开帷幕,大家期待吧,希望大家积极收藏献花,jumy绝对会以好文回馈大家)

楔子与第一章 选秀前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