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选秀

  今天便是选秀之日,我一早便被踏雪唤了起来,踏雪先是打来水,细细的伺候我洗了脸,又拿青盐给我漱了口,方才让我坐在铜镜前。

这铜镜原本我家是没有的,只有三品以上官员才有,母亲不知使了何法,给我弄了一枚铜镜,平日里我虽也知道自己长的美,却都是从别人的称赞里得知,还不曾细细的打量过自己。

但见镜中的人儿螓首蛾眉,杏脸桃腮,丰姿妍丽,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顾盼生辉,撩人心怀,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母亲曾经说过,我的容貌偏于艳丽妩媚,即使不上妆也难掩那股逼人之色,然而难得的是艳丽中却自然生成一种清纯之气,母亲说大概是因为我的眼睛总是眸清似水,状如孩童,这两种原本矛盾的气质在我身上却浑然天成,因此格外秀色可餐,母亲总担心我的容貌将来会惹出是非,却不知若不生的比别人出挑,又如何得君王特别的宠爱呢,有些事情,总是一把双刃剑。

踏雪见我瞧得痴了,便笑起来,打趣道:“小姐自己都被迷倒了,何况当今圣上呢。”

却被进来的母亲厉声斥责:“踏雪,我是如何教你的,这种话若是在宫中被旁人听见,清扬便要背上魅惑君主的罪名了。”

踏雪吓得连忙跪下,母亲柔了神色,扶了她起来,说道:“以后定要警言慎行。”踏雪连连说是。我心中也为刚才自己的疏忽大意自责不已,暗暗提醒自己要小心为上。

母亲亲自为我梳了堕马髻,踏雪拿了衣裳来让我挑选,我选了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外披鹅黄色水薄烟纱,越发称的是肤如凝脂,娇媚无骨,母亲对我的装扮也甚是满意,从首饰盒里拿出一朵荷花形状的粉色绢花,再插上一支珍珠簪子,艳丽中又有些气若幽兰的感觉,再三看过,我才在踏雪和母亲的陪同下出了院子。

父亲和二娘三娘已在院子中等候,见到我的装扮众人皆是一怔,父亲咳嗽一声:“进宫之后,一切造化全凭自己,如果有幸选中,也是我洛家祖上庇佑。”二娘冷哼一声,我不予理睬,三娘带着些不自然的笑,想是因为我没有戴她的那支簪子吧,各人皆怀了各人的心思,难怪古语说人心隔肚皮,我拍拍母亲的手,行了拜别之礼,便由踏雪扶着,坐上了府外去往州府的马车,想必州府那里,已是秀女云集了吧。

一路上,我尽力不回头去看门外送别的众人,倒是踏雪掀了好几回布帘,对我说母亲哭的很伤心呢,是啊,我闭上眼睛,忍住将要溢出的泪水,若此次选中,只怕此生相见的次数都寥寥无几了。

正想着,马夫掀开帘子,立在一旁,对我说:“洛小姐,州府已经到了。”我连忙整理心情,给了赏钱,由踏雪搀着下了马车。

一进州府大门,一股胭脂香气立即席卷而来,放眼望去,秀女们三三两两的站着聊天,端的是环肥燕瘦,春色无边,此次州府选上去的秀女一共32名,大家都带了丫鬟,虽不至于人数太多,但整个院子也都站满了,我站定后,便开始环视四周秀女,秀女中有神色戚戚的,有得意洋洋的,也有看不出心事的,正打量着的时候,我发觉有个女子一直盯着我看,见我发现了她,这个女子向我抱以一笑,朝我走来。

走近了我才发现,这个女子竟也是不可多得的绝色佳人,和我的气质恰恰相反,她的皮肤极白,仿佛出水芙蓉一般,淡扫蛾眉,身量不堪盈盈一握,着一身淡紫色衣裳,身上绣有小朵小朵的栀子花,肩上披着白色轻纱,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着一支淡紫色的玲珑簪,走来时婷婷袅袅,微风吹过,忘尘如仙。

如果说我是艳丽芍药,那这名女子便是空谷幽兰,出神间,这名女子已经走到我面前,伸出手:“你好,我是通政司副史的女儿柳如烟,今年15岁。”果然人如其名,我对这名女子莫名的就生出了一些好感。

“我是五部千总的女儿洛清扬,今年14岁。”说着我握上了她的手,果然细滑无比,我两再度相视而笑。

“我虚长你一岁,就是你的姐姐了,去京城的路上不如我两结伴而行吧。”

我点点头,我心里也正有此意,虽然此时也有一丝防备之意,但结交朋友总比树敌来的好,踏雪也和柳如烟的侍女子月也相聊甚欢。

正聊着,突然听见人声嘈杂,我和如烟急忙走过去,却见一名女子将另一名女子推到在地,嘴里说着:“你是什么东西,你父亲只不过是我父亲的部下,你莫要以为选秀了我们便能平起平坐,宫里的熙妃娘娘可是我的表姐,你能与我一样吗?”

我心里一阵厌恶,此女太过娇纵,又收不住性子,只怕在宫中也呆不久,再看此女,倒也有几分姿色,生的一双丹凤眼,甚是媚态,但若与如烟姐姐放在一起,便立马低了几个档次。

再看地上的那名女子,正低声哭泣着,发丝虽然散乱,但却不掩其秀美,她的五官生的极其小巧,樱桃小嘴不点而朱,十分惹人怜爱,我正想着要不要管这闲事,毕竟我的父亲也只是六品,若此时树敌,只怕也没有好果子吃。

正犹豫着,突然听见一个极其悦耳动听的声音:“绯霞妹妹快起来吧,上面的姑姑马上就要来训话了。”只见一个穿着水蓝色绣蝴蝶长裙的女子款款上前,把地上的人儿扶了起来,这女子长得十分端庄,化着远山黛,一双美目仿佛会说话,我琢磨着她看上去之所以端庄,大概是因为鼻子较一般女子挺直。

那名推人的女子不乐意了,嚷嚷道:“你是何人,轮得到你来管我和她的事。”

“就凭我父亲是正三品左副都御史,而你父亲只是正五品守备,这个理由够吗,满心姑娘。”女子语气轻柔,却又带着些不可抗拒的力道,我听了也是一凛,她此话不仅仅是将了满心一军,更是亮明身份为众人示警,可是她究竟为何要这样做,她此刻为这个绯霞出头,究竟是打抱不平,还是已经开始拉拢人心,但就是为了这个还不一定能拉到的人心,当着众人的面暴露身份,值得吗?我有点想不透,转眼看看如烟,也是一副困惑的表情,这个女子,要不就是真的古道热肠,要不就是心机深沉。

仿佛注意到了自己和如烟,这名女子已经走过来了,笑着道:“我是薄芊羽,16岁。”她此刻不再提及她的身份,不和我们拉开距离,难不成也存了拉拢我们的意思?

“我是柳如烟,15岁”“我是洛清扬,14岁。”不约而同的,我和如烟都没有提及自己父亲的品级。

“那我就是姐姐了,两位妹妹真是天仙一样的人物。”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并不大,只是周围看热闹的秀女还没散去,听了芊羽的话,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数十道目光射向我和如烟,里面有嫉妒的,有不屑的,还有无动于衷的,芊羽一句话,我和如烟便成了众人的瞩目所在。

幸好绯霞过来道谢,方才解了围,芊羽仿佛并不在意我和如烟的想法,也没有歉意,难道她本身就是心直口快之人,我越来越看不透了。

芊羽替绯霞重新挽了发髻,又从自己头上拿下一支宝花翠簪子给绯霞插上,绯霞唯唯诺诺的不敢收,但看到芊羽笑的亲切,也就收下了,我看着绯霞满脸的感激之色,心想,绯霞戴了这只簪子,还真是多了些贵气。

再过了一会,训导姑姑来了,身后还跟了两个嬷嬷,这个姑姑长得好生奇怪,容长脸儿,皮肤稍白,也算清秀,奈何左眼下方到左脸嘴角,有一道狰狞的伤疤,触目惊心,很多秀女都露出厌恶之色,我却若有所思。

这位姑姑并不带笑,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只听姑姑开始说话:“我是宫里派来的向岚姑姑,各位姑娘都是州府举荐去宫中伺候皇上的,宫中规矩众多,各位小姑娘之前不管是什么身份,在我这里都是一视同仁的,只要犯了错,就要罚,免得日后在皇上娘娘们面前出丑,那可就不是罚,而是掉脑袋的事了。”

秀女们显然都被唬住了,不再说话,接下来就是体检,向岚姑姑把秀女分为4组,八人一组,我被分在第2组,如烟被分在第3组,我们两只能以眼神鼓励对方。

很快就轮到了我,嬷嬷们示意我将衣裳尽数脱去,虽然早已经知道是这么回事,但真正如此的时候,我不免心中羞辱难当,两个嬷嬷将我全身仔细看过,确认没有伤疤,又在我腋下嗅来嗅去,确认没有异味之后,遂让我躺在床上接受最后一道的检查,我心中已经了然,从刚才脱去的衣服里摸出娘亲早已备好的两锭银子,交给两位嬷嬷,微笑道:“两位嬷嬷都是宫里最有经验的,手轻手重都是有分寸的,这点银子,全当给嬷嬷们做零花用的。”

两位嬷嬷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一位说道:“姑娘放心,我们下手定然会轻一些,不伤了姑娘。”我心下才宽心,果然检查的时候并不是特别疼,但也极其不舒服,约摸一刻钟,嬷嬷们让我起身穿好了衣服,向岚姑姑记下名字,检查过关了。

早在之前,娘亲就对我说过,宫中的嬷嬷验身的时候一定要大方的给银子,否则有些嬷嬷在途中使坏,手上用力,只要见了血,便不是处子之身,这样的女子连侍女都不能做,要去充当官妓,任人蹂躏。

我在院子里等着如烟,果然如烟出来的时候也是满脸通红,想必也是过关了,正在此时,听见女子的哭声,原是一些八品官员的女儿,因为不谙此道,已经被视为不洁之身拉下去了,我心中难受,想想以后的路更是举步维艰了,不禁流下泪来,如烟只当我是想家了,柔声安慰了好一会。

待得体检完毕,原先的32名秀女只剩了12名,竟然淘汰了这么多,我暗叹体检之严格,连牙齿是否齐整,都被视为重要条件,在如此严苛的条件下,宫中哪位女子不出挑呢,要想出人头地,空有美貌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向岚姑姑体检之后教了些基本礼仪,比如走姿、行礼之类的,由于我们都是世家小姐,底子很好,学的也很快,这之后向岚姑姑再次给我们分了组,两人一间厢房,让我们好好休息,明日一早便要赶去京城,下午就要殿选,时间紧迫,休息是非常重要的,届时我们这些秀女便再不是平起平坐,而是高下立见了。

我和如烟分在同一房间,踏雪和子月给我们铺了床,由于是在州府,房间布置的很是简单,我有些认床,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如烟见了,便喊我来和她一起睡,说是她的被子较之我的软。

我和如烟躺在床上,如烟说:“清扬,你怕吗?”

我点点头,如烟说:“你我姐妹,若能同时进选,必定要相互扶持,永结同心。”

我伸出手,和如烟拉了勾,此刻我相信如烟是真心的,我也需要有人和我同进退。

就这样,我和如烟沉沉的睡了去,等待我们的,是未知的明天。

(接下来就要殿选了,殿选之时又会发生什么呢,被皇上看中,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大家觉得呢)

选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