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冰儿,陈谖来了!

  只此一叙,清风气得一连几天都躲着不肯再见冰清。

这可把冰清给伤心坏了,回宫就抱着胤泽哭诉了一番,胤泽却根本没把那当成一回事,笑得松松快快地,只安慰冰清莫要忧心,他自有办法能叫清风回心转意。

冰清对此半信半疑,可看胤泽说得那般笃定,她也稍稍安心了些。

==================================*冰*清*皇*后*============================================

见冰清连日来都闷闷不乐的,胤泽特意多腾出了些时间来陪她。

这一腾时间,另一头的事情自然就有堆积着不能及时处理的了。

这日,行宫之外,天朗气清。

乾钦宫中,水位齐腰深的清韵池里,胤泽揪着冰清陪他一起沐浴,冰清起先不依,后来推脱不过胤泽,方才脱衣相伴。

两个人洗着洗着就洗到了一处,只看胤泽一手抱住冰清,另一只手就在她身上不安分地上下游走。

冰清斜斜地半躺在胤泽温暖的臂弯里,一双美眸,水汽迷蒙,伸了手环住胤泽的脖颈,同他相拥相吻。

这厢君情妾意,琴瑟和鸣,一帘之隔外,手执拂尘的常汀躬身就上前来禀:“皇上,中郎陈谖求见。”

陈谖为中郎,可出入禁闼。

真是煞风景啊!胤泽一听陈谖来了,眉头一挑,赶忙放开冰清,情急之下,对着冰清一迭声道:“冰儿,冰儿,陈谖来了!”

弄得冰清莫名了一瞬,这陈谖来就来了,如何胤泽会这般大反应的呢?

一时不解,只眨了眨美眸,点头应声,“嗯。”

又听胤泽交代她道:“冰儿躲在朕怀里,一定要乖乖的,不准出声。”

冰清瞧着胤泽那难得的紧张模样,竟觉新奇之极,配合着颔首,窝进胤泽怀里,摇着头,连声应着:“嗯,嗯,我不出声,不出声。”

胤泽抱紧冰清,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绪,方对帘外的常汀道:“一会儿陈谖来了,不管他说什么朕都恩准,你替朕一并应承了下来,早早地打发了他去就是了。”

常汀会意,“是,奴才遵命。”

不多时,陈谖得了传唤之后很快就进得殿来,手里捧着几本大小一样,齐整有致的小册子。

给胤泽见礼过后,陈谖低着头,弯身于帘前毕恭毕敬地通禀着昨日今朝堆而未报的事务。

每听陈谖禀告一事,常汀皆静默地先等胤泽如何反应,不见他有异议,方而依胤泽言,一一为胤泽应承了下来。

毕竟只是中郎,陈谖所禀的亦非何等军国大事,故而,胤泽敢如此交代常汀。

冰儿,陈谖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