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见当年秦始皇

  当清风跟她说,自己务必要往南屿去了的时候,冰清听了,意外之余,更觉得伤心不已,当场就落下泪来。

而清风见她哭,赶忙表示自己愿意在天衢多逗留几天。

接下来的几天里,清风带着冰清一同出去骑马、散步,让冰清觉得自己忽而就又回到了孩提时代一般,同清风相伴相依,心中的欢喜慢慢衍生。

然而,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离别的时刻总是来得很快的。

晨光泻地,细风扶柳的宫门之外,白骑骏马之前,清风对着面前泪眼凝眸却说不出话来的冰清轻轻一叹,“霏霏,清风要走了,你自己,自己要好好保重自己。”

“清风……”冰清泪水涟涟,只嗫嚅着道:“清风,我,我对不起你……”

清风释然一笑,伸手去为她拭泪,“傻丫头,你说什么话呢?”

冰清垂下美眸,兀自伤心而没有接话。

清风忖了忖,叹然续道:“冷静则理至,事缓则圆来。回头想想,还是伍先生说的是,这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来何渺渺,去何匆匆!

过去的,是历史的陈迹,以史为鉴而可以知兴替,还有些可取之处;过不去的,其实不过是自己的牢,太想得到得不到,得不到的更想要,到最后才知道,名名利利是煎熬。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清风枉活半世,却还不敌霏霏看得清明通透,实在惭愧。其实,是清风错了,该说对不起的是清风才是。”

冰清凝视着他而问:“清风,不怪我了?”

清风摇头:“清风不敢。”

冰清心中欢喜,却同时离愁难当,“那,那清风别走,别走好不好?霏霏,霏霏舍不得……”

清风不答,只踏进她一步,微微俯着身,旁若无人地伸手把冰清拥进怀里,抚着她黑亮的长发,柔着声音这样安抚道:“霏霏,霏霏别难过了,霏霏永远是清风最疼最爱的好妹妹,清风也舍不得霏霏,清风去了南屿,以后还是会再回来的。”

冰清稍稍退开清风一些些,望着他道:“清风此番急着前去南屿,到底是所为何事呢?”

清风默然着,未有解答。

这让冰清更是为他担忧,直絮絮地交代着:“清风若是有何难言之隐,一定要说出来,莫要事事一人独自担承才好。”

清风颔首,轻轻一笑:“霏霏莫须担心,清风只是去还点东西。”

冰清一奇,“还东西?”

清风笑而不答,只道:“清风此去,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惊喜呢。”

冰清云里雾里,“意外的惊喜又是什么?”

清风不易察觉地红脸,“不好说,不过,能叫天衢和南屿两国交好也说不一定。”

冰清更是费解,真不知清风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

不见当年秦始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