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把它要回来!

  只听冰清说着:“清风,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能够留在我身边,多想我们还能像小时候一样,你是哥哥,我是妹妹,你带我骑马,教我射箭;我们一起去冰湖里垂钓,一起找后宫里新来的小阿姐们放风筝,然后再一起回去陪着母妃用晚膳……”

冰清想啊想啊,望着蓝蓝的天幕想得很辽远,笑得很清朗。

跟着她的思路去追寻着彼年豆蔻,清风心上有那么一瞬的轻柔,可一想到今时不同往日了,不免蓦添伤怀。

微不可闻地轻做一叹,清风转而硬下心肠来,是决计要将自己方才思忖了良久的事告诉冰清了。

这件事他瞒了很久,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如今当真有机会说的时候却又不知该如何同冰清如实启口。

又再等得良久,方才嗫嚅着道:“霏霏,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先告诉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冰清为清风这忽然的肃然而隐隐觉着害怕,望着清风的侧脸,惑道:“清风是要跟我说什么事呢?”

清风抬起头又垂下,蹙眉道:“你可还记得,我当初要你跟我一起走的时候说了什么话吗?”

冰清忖了忖,追忆道:“清风说,要带我一起回去重建自己的家园。”

当时听清风说这话的时候,冰清只为自己要在清风跟胤泽之间做出选择而难为得很,如今抛开一切顾念而重新念叨这一句话时,冰清忽而反应过来。

不可思议地望着清风,但求他一个解释,直巴望着是自己思量得太多了,“清风……?!”

无须冰清出声言语,只看冰清的神情,清风已然就对她的所思所虑了然于胸,点头而证道:“没错,我是想从东君手里再把蓝翎夺回来,重新开始。”

得了清风的肯定,冰清心中唯一的侥幸归于寂灭,只好凝着眉儿问:“清风,你怎么可以?”

清风想她会这般言讲,一定就是为了胤泽。

清风直为她这般护着胤泽而暗恼,反问:“我为什么不可以?!”

“……”

懊恼的口气,问得冰清一时间话都说不上来了。

只听清风续道:“我是父皇嫡亲的儿子,是蓝翎前朝的太子,蓝翎本就该是属于我的,只要我想把蓝翎讨回来,振臂一呼,自是八方响应,不管蓝翎是落在张易之手里还是如今归于东君掌心,我同样能够再把它要回来!”

“可是……”

冰清想说什么,而清风却不叫她说,“可是什么?霏霏是怕我没有这个能力吗?”

冰清没有答话,只定定地望着清风。

听清风问她道:“霏霏知不知道,张易之是怎么死的?”

冰清只听说张易之是忽然暴毙的,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今闻清风问及,隐隐觉着不安,愕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对着清风摇头。

再把它要回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