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真是会说笑

  “看来,大舅子这是还在生朕的气了,朕承认是朕太冲动了,也没有先跟皇后问个清楚就动了手。朕自罚一杯。”

胤泽说毕,仰头喝干了盏里的酒。

清风带看不看,直对着眼前难经蓝翎大碗一盖的一只小小酒盏,无比嫌弃道:“这么小的杯子只罚酒一杯断然是显不出东君的诚意来的,不想东君坐镇天下很大气,可这一到了家长里短的就变得这样小气了。

我们蓝翎的女婿个个豪杰,样样拔尖,便是喝酒也是绝不甘输于人后的。”

胤泽怔了怔,听清风说“蓝翎的女婿”,暗忖清风到底是承认自己了吧。

胤泽心头畅快,会意地转头就吩咐常汀换了个大瓷碗来,自行罚酒一碗。

又听清风启口道:“我们蓝家便是如今家道中落了,也仍旧还是蓝翎的世胄高门,身份可以改,可血统永不变。霏霏生于蓝翎,长于蓝翎,乃是我蓝翎莫大的骄傲,若非她身世坎坷,流落在你天衢,今时今日能陪在她身边的断轮不到你东君!”

清风的不友善,胤泽并不介怀,面上不动声色,却在锦袖之下伸手去牵冰清的手,紧紧握住冰清,同她十指相扣,而对着清风赔笑点头:“大哥说的是,若非机缘巧合,你蓝翎的公主,朕确是难求。”

两个人暗地里的亲昵动作,没能逃得开清风过人的眼力,这瞥不着还好,一旦瞧见了胤泽和冰清在人前的那亲昵而有分寸的小小动作,直叫清风气郁不已。

清风移开眼,面色铁青,再忍不住冲口说破:“东君不要高兴得太早,我蓝清风就这么一个妹妹,也就这么一个亲人,清风断不肯就这样认命地把她交给你的。”

言下之意,就是决计要带冰清回去的。

牧庸一听,这就纳了闷了,想方才还跟清风协议得好好的,怎么这忽然之间就又全部推翻而旧事重提了呢?

冰清心弦一颤,当即垂眸。是觉得很为难了。

若是清风坚持,她必不会违逆他的心意,可是她又如何能舍得下胤泽呢?

冰清亦是不动声色地回握着胤泽的大手,暗暗地给他示意,要他好生求求清风。

胤泽怔忡了片刻,感觉到冰清的害怕,遂往手上加大了力度。

胤泽强颜道,“大哥真是会说笑。”

不待胤泽把后话说完,清风恼着问道:“东君陛下以为,我这像是在说笑吗?!”

一句话,干净利落,却震得一殿沉寂。

忽而寂静得怕人的殿上,一时之间,仿佛连不同频率的呼吸和心跳都能听得很清。

馨羽受不住了,先自破声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呢,哪里是想要回来就能要得回来的。你若是当真觉得一个人太孤单了,你也可以去娶一个夫人回来啊……”

真是会说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