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长,人奈何!

  檐前有一株开得正绚烂的红梅花树,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梅枝头春意闹;

红梅树下,一个手攀花枝的明丽少女,斜插玉簪,淡扫蛾眉,一袭白裙绣满天山雪莲,长发如绸,漫过腰间。

清灵得仿若冰雪一般,澄澈透明。

冰清不觉径自起身,慢慢走了过去。对着画上朱腴丰润,行云流水的几行题字,清泪成流。

因画上清清书就的,赫然便是:

三朝贺,回门客,淡淡芳心黯黯溘,轻颦双黛蛾。

光影折,暮云和,梅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精妙的画工,熟识的字迹,冰清自是知道出自何人手笔,却从来不知道在凌风的眼里,自己原是这样的美丽。

冰清失神之际,胤泽的声音从后面清清响起,“太傅说,人人都赞蓝翎最美的是‘飞雪’,却不知这‘飞雪’,不但是指雪,更是指人。

因为升平年间,蓝翎珈蓝皇帝的公主,名字就叫霏雪——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冰清幽幽回转身来,听胤泽续道:“其实,朕早知朕的皇后根本就不是聂凌风的亲生妹妹,朕的皇后乃是前朝的公主,珈蓝皇帝的掌上明珠,是聂医官于九年前从蓝翎的一场华殇里将皇后带了回来。

凌风爱皇后,却爱之而不得,所以凌风说‘夜长人奈何!’

若非凌风这一首诗,朕定然不会那么快就知道有关皇后的身世。

当初不知道,朕只怪自己不懂得好好珍惜皇后,可到了今时今日朕还是被皇后‘蒙在鼓里’,皇后可知朕有多难受吗?”

“陛下……”

“太傅还说,太傅在蓝翎曾官任太子洗马,为珈蓝皇帝辅佐少主。

那么谁是少主,少主是谁?

直到今日,直到太傅当着朕的面喊清风为少主的时候朕才明白过来。

不怪太傅步步为清风铺排,用心之良苦,只为你兄妹二人失散多年后还能够再度重逢。”

冰清默默垂眸。

“蓝翎前朝的国姓是蓝姓,蓝清风就是珈蓝皇帝的太子,皇后的亲哥哥无疑。可皇后为什么不能够跟朕坦白,皇后这是真的爱朕吗?朕就这样不值得皇后相信?朕一心一意的对皇后,全心全意的爱皇后,可皇后又是怎么对朕的?皇后口口声声说爱朕,可皇后的爱哪里及朕爱得深,爱得真呐!?”

“陛下?”

胤泽扶上冰清的双肩,微微低头,“朕爱皇后,也愿意相信皇后爱朕,朕当初曾为自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误会了皇后而后悔自责,可如今朕不会了,不会再轻易给皇后定罪,朕愿意给皇后跟朕解释的机会,不管皇后说什么,朕都愿意相信皇后。

哪怕,哪怕朕明明知道皇后不过是哄哄朕,骗骗朕,朕都愿意相信;朕都愿意,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无怨无悔地爱着皇后。”

夜长,人奈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