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勾/引良家妇女

  那一份屈辱与不甘,铭心刻骨,刻骨铭心,在每一个午夜梦回中,汗水与泪水齐下,痛苦与恚恨并存。

而今,看着他的霏霏安然无恙地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心里却竟说不出是欢喜,是愧悔,还是心疼。

不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样过来的,不知道她曾经的公主之尊受过何等不堪之辱,是如何能得以安然地成长成如今的模样,又是如何做得了天衢母仪天下的皇后。她的每一步,想必都走得很辛苦的吧。

清风有很多话很多话想说,可一时之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噙着泪,看着冰清离了上座,泪眼婆娑地向着他一步一步走来。

“清风……”到得清风面前,冰清伸手去摸清风的脸庞,真真切切地感受着他的存在,一句“清风”喊得柔肠寸断,粉泪盈盈。

“霏霏,”清风低头拥她入怀,涩着声音在她耳际低喃,“霏霏,清风能够保护你了,清风如今有能力保护你了,清风再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任何人伤害你了。霏霏……”

两行清流瞬间成河,冰清回抱着清风,笑着点头。

想及当初自己被人强行带走时,见得清风被人踩在足下,还拼了性命去追她的马车,她好想问一问他当时疼吗?她好想知道他再次被人抓回去,又曾历经过何等凄怆的景象。

珈蓝太子,前朝余孽,多少人想要斩草除根,他能够死里逃生,还长成了如今这般英拔魁伟的模样,是何等的不易,真叫冰清越想越觉得庆幸,越想越觉得欢喜,轻轻地退开清风一些些,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清风……”

清风弯指为冰清轻拭泪滴,同样惊艳地看着她,“霏霏如今是大姑娘了,竟出落得这样倾国绝世,若是母妃还在,心中必定有十万个欢喜。”

听清风提及母妃,冰清心上又难过了起来,偎进清风怀里,默默垂眸:“清风……”

清风轻抚着冰清直直地泻于后背的一绺丰美黑发,眉角眼梢全是爱意。

两个人若恋人一般相偎相依,却未觉殿前忽然出现的馨羽,背着个小包袱,怔在当下,凝着眉头看她的冰清姐姐给除她皇上姐夫之外的一个陌名男子投怀送抱。

心中暗忖,难怪自己一路上没见着有人,正好奇今日的凤仪宫怎么如此冷清,却不想一进门就撞上了这样的场景。馨羽杏眼一瞪,忍不住就大步进前,指着清风嚷道:“大胆贼子,居然敢勾/引我冰清姐姐!?”

冰清这就骇得不轻,迅速转眼看向馨羽,“馨羽?!”

清风闻言暗恼,想自己进来之前明明就已经把所有宫娥内侍尽数打点了遍,自觉万无一失,却竟不虞这里如何又冒出一个来,只嗔怪那个鱼日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你知不知道天衢有铭文规定,不许勾/引良家妇女,你……”

勾/引良家妇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