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跟朕攀亲戚吗?

  胤泽正要跟张法言问罪,边上的君瑜赶忙就推了推相公,低低咒道:“作死啊,对着皇后也能发愣的!”

张法言被夫人这么一推,当即回过神来,也知是自己方才失态,遂忙起身向胤泽解释道:“陛,陛下,失礼了,失礼了,陛下不要见怪,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觉得陛下的皇后,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我姑姑!?”

胤泽听张法言这样一说,方才消了气,想张法言乃是张易之最小的儿子,也是叶赫娜齐皇后的嫡亲侄儿,而他的皇后是珈蓝皇帝的公主,当喊娜齐皇后一声母后的,算起来这张法言还是皇后的表哥呢。

表哥看着表妹眼熟还不是正常不过的事了吗?何况他的皇后确与那叶赫娜齐皇后很有几分相像的。

胤泽心里清明,面上却装作不知,只问张法言道:“你说朕的皇后像你姑姑?”

张法言郑重地点头。

冰清则默默垂眸。

沉寂的一瞬,听胤泽几分调笑地续问着:“那你再看看,朕可长得像你姑丈吗?”

“……”料定胤泽是不信了,张法言也不知该如何佐证,顿觉无言以对。

果见胤泽佯怒道:“大胆张颠,谁许你跟朕攀亲戚的?!”

“陛下,我……”张法言一脸无辜,还想再同胤泽解释一番,却被身后的君瑜给制止了。

君瑜出面解围道:“东君陛下,我家侯爷不过说说而已,开开玩笑嘛,相公,你说是与不是啊?”

张法言只好点头作罢:“是,是。”

冰清兀自默默思量之际,只觉身子一轻,忽而就坐进了胤泽怀里。

胤泽低头凑近她细瞧,探询地看着她。

冰清抬眼,对着胤泽回以浅笑,俄而,转眼看向张法言和傅君瑜。

冰清看着君瑜的时候,君瑜也看着她,还那样自然地拉开张法言的手就坐到他腿上去。

冰清想对着君瑜笑一笑的,可她唇角还未挑起,胤泽忽而低头亲吻她脸颊,还自上而下的流连不去,冰清羽睫一颤,睁大了美眸转向胤泽,胤泽俘上她可怜兮兮的小嘴就深深地吻了下去。羞得冰清小脸绯红,赶忙要推开胤泽之际,胤泽却已然自行放开她来。

受了这一下,冰清窘得厉害,一只小手因无所依傍而贴于胤泽衣襟之上,垂着美眸再不敢看人。那羞涩的小模样看得胤泽越看越爱。

君瑜瞧着对面座上两个柔情蜜意的小夫妻,忍不住一语道破:“东君陛下,你的皇后娘娘还没开过荤的吧?”

冰清眨了眨美眸,是没有听懂君瑜说的什么意思。

张法言听了就笑了,还在怀疑夫人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胤泽哪肯轻易承认:“谁说的?!”

君瑜笑道:“我看皇后娘娘生涩得很,摆明了就是了,哪里还需要人来说的。”

跟朕攀亲戚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