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缺什么,补什么

  四目相交之时,两两无话,好一会儿,胤泽才向着冰清伸出手去。

冰清忖了忖,方而将自己的一只小手郑重地交到胤泽的大手上,笑得明媚而清朗。

胤泽握紧冰清的手与她十指相扣,移目那已然止住哭泣的君瑜,这样道:“君瑜夫人,你这哭鼻子哭完了没有?”

君瑜侧着头,抹着眼泪不搭理他。

张法言帮着回道:“哭完了,哭完了。”

“可算是哭完了。”胤泽点了点头,“这哭完了好啊,朕今日还有一份大礼要准备送你呢。”

“大礼?”君瑜转眼,奇道:“什么大礼?东君陛下可不要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我可不是那等随随便便就能被收买了去的人。”

胤泽道:“君瑜夫人说笑了,朕如何敢把你当成三岁的孩子啊?朕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朕自蓝翎而到天衢,一路看着你们夫妻走过来,想君瑜夫人既不嫌贫爱富,又能跟你家张颠荣辱与共,这样贤德的夫人,实在难寻,至于天衢,朕又如何能屈待了你去?故而,朕决意给君瑜夫人擢秩,号为贤夫人,此后可与荣王妃平起平坐,你看如何?”

张法言连连点头:“夫人,夫人,不错诶,不错诶,还不赶紧谢恩呐。”

君瑜看他一眼,摆明了一副嗔怪他没出息的样子,弄得张法言立马就噤了声。

只看君瑜自己志得意满地琢磨道:“贤夫人?贤夫人?”

妙目一转,“嗯,东君陛下还是挺有些眼光的。”

真是岂有此理,这不谢恩不说,还居然反过来“夸”他挺有眼光?

胤泽方想扶冰清进一旁的阁子里入座,一听君瑜这般说,当即黑下脸来,回转身,很“实在”地就说了这样一句话:“这叫,‘缺什么,补什么’!”

“……”君瑜脸色一变,话都说不出来了,气得是直跺脚。

张法言赶忙揽过夫人,好生安抚道:“夫人,夫人,不生气啊,不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就不值了,我们大人有大量,咱不跟东君一般见识啊!”

“……”

==================================*冰*清*皇*后*============================================

红木圆桌,朱漆矮凳,“天上人间”的雅阁里,胤泽扶冰清落座,借着张法言当年问他的话这样说道:“人说,成家立室。君子言,江山美人。诗经词云,之子于归。这,便就是朕一生的挚爱了。”

堪堪依言在对面坐定的张法言,看着褪去面纱的冰清就移不开眼了,不知不觉地失了神,胤泽跟他说的话他是半句也没听个明白。

胤泽就恼人这样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皇后看的,脸色一变,正要跟张法言问罪,边上的君瑜赶忙就推了推相公,低低咒道:“作死啊,对着皇后也能发愣的!”

缺什么,补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