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怎么能这样惯呢?

  胤泽无语了一瞬,不无忧虑地道:“你家夫人,这又是怎么了?”

忖了忖,又问:“莫不是宫溟断案有失公允,所以这回家来就跟你闹开了?”

张法言赔笑:“倒不是宫大人判案有失公允,是,是,是……”

看他一时竟支支吾吾,欲说还休,胤泽测道:“既不是宫溟有失公允,那莫不是朕不管事而有欠了情理?”

张法言赶紧摇头,冲口而道:“不是陛下惹的祸,是我夫人她自己摔了醋坛子了。”

话一说完,一只粉色的绣花鞋就自门内飞了出来,不偏不倚地就打在张法言后脑上。

张法言哎了一声,摸着后脑就抽起气来。

胤泽以手护冰清在怀,脸色忽而就沉了下来,直觉着那傅君瑜简直是越来越过分了。

女人怎么能这样惯的呢?这越惯岂不越无法无天了?

冰清偎进胤泽怀里,一只小手就贴在胤泽胸膛上,一对美丽的羽睫上下扑闪了一瞬,俄而,偷眼去看张法言,却见一身青衣白裳的君瑜敛着长长的裙裾向着张法言就紧走而来。

人还没走近,哭声先就传了过来:“相公……”

张法言迎上君瑜讪讪地呐呐:“夫人?”

乍见君瑜抬手,张法言本能地就往后退却了半步,看来是早被吓坏了的。

君瑜因他这一退开的动作而更加泪眼婆娑,把着张法言的臂,努力踮起脚尖去摸他的脑袋,凄声而问:“打得痛不痛啊?”

张法言一手掌着君瑜的纤腰,一手去为她轻轻拭泪,摇着头道:“不痛,不痛,夫人打的就跟挠痒痒一样,哪里会痛。”

君瑜噙着泪珠儿复问:“真的不痛?”

张法言说得轻快:“真的不痛,为夫是男人嘛,这点痛算得了什么。”

顿了顿,又续道:“夫人为我甘为贫贱,我为夫人,今生无以为报,这样也就罢了,可若是任夫人撒撒娇都受不住,那我还算是男人吗?”

君瑜听了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投进张法言怀里,抱得他紧紧的就再不肯放手了。

张法言用力回抱着怀里的哭泣着的人儿,哄孩子一般地好生宽慰:“好了,没事了,夫人不哭了,夫人乖,东君陛下在这里呢,当着陛下的面哭,陛下要笑话的……”

君瑜呜呜咽咽地就不打算停下来了,在张法言怀里动了动身子,是说什么也不舍得松手。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胤泽今天算是领教了,而见了眼前这样的一幕,蓦觉心上一柔,垂眸,看着自己怀里的人儿,一双美眸中满满的都是艳羡,那样惊奇,那样想往。

胤泽低头轻吻在冰清额际,让冰清因他这一吻而转眼看他。

四目相交之时,两两无话,好一会儿,胤泽才向着冰清伸出手去。

怎么能这样惯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