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敢乱来试试?

  “什么叫你们带回来的?我们可是东君陛下请来的贵客,请来的知道吗?你们别仗着自己是王爷王妃就自觉高人一等,谁胆敢欺负我家侯爷一个试试?君瑜我第一个就不答应!

嗬,说出来也不怕吓着你,我们夫妻过的桥啊都比你们走的路多呢。”

馨羽心里一寻思,当即嗔道:“胡说,蓝翎哪来的那么多桥?你就骗人吧你。”

“你……?!我……”君瑜险些为之气结,“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吗?谁叫你们家男人蛮不讲理了?”

馨羽争辩:“我家男人怎么了?你家男人才蛮不讲理呢?”

两个女人各自向着对方踏进一步,你一来我一去地又吵了两句:“你男人不讲理!”

“你男人才不讲理呢?”

两人不约而同地把鼻子一哼,决绝地转过身子就背对着对方,双手抱在胸前,谁也不理谁了。

这方唱罢,张法言又开腔了,对着胤祺说得有些不耐烦,也还颇有些自豪的情味:“荣亲王,你这上座若是不让本侯爷坐,本侯爷立马就走人,那陛下他可还等着本侯爷回去给他炒菜哩。”

看胤祺那神色,摆明了是不相信的了。

张法言特意解释道:“你还真别不信,昨儿个陛下就让人带话给本侯,说今儿个要上本侯的‘天上人间’坐坐,岂不料,本侯爷亲自上个街、选个菜,就被你给弄到大理寺来了,若是要陛下空等一场,坏了陛下的兴致,荣亲王你可担待得起吗?”

胤祺纳闷了一瞬,“你既然跟皇上有约,那你还在这里跟本王抢上座抢那么起劲?你就不怕耽延了时辰,皇上生气连我带你一起罚吗?”

张法言道:“陛下生气要罚你,我是不怕的,至于陛下会不会罚我呢,这个嘛,王爷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据本侯爷估计,这但凡还能做点贡献的臣子,当皇上的都是不舍得罚的。”

胤祺问:“你以前就是这样的吗?”

张法言不无沧桑地道:“唉,那倒不是,是我身边的大臣都这样劝我的。”

底下的馨羽恍然大悟,想得纯粹,也说得纯粹:“就说嘛,你要真有这样贤明,那江山还能倾了?”

“你……”往人伤口上撒盐不是?君瑜倏地回转身来:“我家侯爷不爱江山就爱美人,江山就倾了怎么样?你要有能耐你也倾个看看?!”

她怎么倾?她连江山都没有,还拿什么倾?馨羽正要说话,但看右少卿慌慌张张地自侧门一路小跑着进来对下座的宫溟耳语了几句,宫溟立时瞪圆了眼,赶忙搁下茶盏,直起身,整了整衣冠。

说时迟,那时快,与此同时,但听得一记洪亮而威严的声音就从大堂之外透了进来:“亲什么亲?在这秉公执法,庄严肃穆的大理衙门,谁胆敢乱来试试?!”

谁敢乱来试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